Roatart

请点击↓


极迴,叫舌就好,写文√漫画√
不要抄袭,不要ky,做一个好人。
重度喜欢oc与无规则世界
红涩厨
我爱@不安琪 老师

其余喜欢:classica loid,幻界战线,绿蓝
,紧张丸,那兔,Sallyface,Redoland等

cp没什么雷的,雷的也就只有幻界战线的上司组。

背景是旧设的帅气红涩

b站up主喜欢老番茄🍅

是清水文手

就这样,爱你们❤

我,我想写这个设定的眼镜组【吸溜】,感觉超带感。
不用转发什么惹,10几个小时不可能的。我大概,应该,可能,差不多会写,但是要等我考试考完之后才可以。【我求求你不要再开坑了】
等我考试考完我会好好写文der。
好了,你该去复习了,小数学家。

图片是我的超级丑的人设。
↓是正题
由于是学生党,所以更文速度比较慢,而且下半年要面临毕业班,更文速度会更慢,但我会努力的。

立个目标:

【排名是按照自己内心最想写的程度来的。】

1:无规则小说中篇短文连载【内容会重新修改,应该依旧是空架世界。】

2:无规则短篇长文小说一发完【内容未想好,我比较想要尝试青春类的文,想写黎柯笙与安琪谈恋爱。】

3:红涩个人向小说短篇长文一发完【红涩厨永不认输】

4:想要把自家oc介绍给大家【悄咪咪】

5:画无规则手书【←这个几乎不可能别想惹,只是这么想想而已。】

cp主要是眼镜组,人物主要是黎红安三人组【我超爱他们三个人】。

感谢你可以喜欢我这个垃圾废话多的文手【大哭】

啊!是1月1日的第三条动态,这个是我非常急得赶出来的!简直就是草稿了!本来想画黎柯笙的,后来完不成了,所以很抱歉!好了!晚安!

未青生日快乐呀!新的一年也要开心!

喂,你怎么连你的女朋友都忘了啊!

2019年快乐!

·架空设计

·cp:眼镜组

·黎红安三人组中心

·后期高能√

·一点都不虐【你看我纯洁的眼睛】

·黎柯笙中心,旧设红涩出现注意。

·剧情有bug注意√

·爆肝作品注意√

·不要ky,不要抄袭,做一个好宝宝

可以接受?

go→

……

“时间。”

——12点36分18秒

“原因。”

——因为自己的情绪无法控制。

“为什么。”

——因为我在逃避。

“为什么逃避。”

——因为自己很懦弱。

“为什么懦弱。”

——因为……因为害怕。

“为什么害怕。”

——因为我失去了我的爱人。

“为什么失去?”

——?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思想在一瞬之间全部消失,散落一地。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脑子像是炸开了一样,无数个记忆碎片交织在一起,在脑子中滚着。

一下滚。

两下滚。

三下滚。

快滚到目的地了。

一脚被人踢开。

“咕噜咕噜”又回到了起点。

没有人帮忙,自己有重新开始。

无助,不甘心,痛苦在脑中又重新的滚动起来。



——我受不了了!



“bang!”





有声音。



“杰克为什么要把他当做18号?”

“杰克首领的选择应该都是对的,所以别抱怨了。”



两个人的声音。



“那么下面就拜托你了。”

——女孩子。

“你要干什么去?”

——另一个女孩子。

“人有三急,马上回来。”

“哦。”



水流声在他耳畔活跃。

他睁开了眼睛。

睁眼就见着那黄发女孩惊了一下,立马放下笔与纸,拿起手中的电话,大喊一声“首领!实验品18号醒了!”接着不知她又做了些什么,再缭乱的键盘按了什么键。



他听见水流声少了。

接着迷迷糊糊的再一次睡着。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锁在一把椅子上。

眼前的人是一个绑着辫子的男人。

仔细端详了一下。

——是很难受的感觉。



“身份。”

“啊?”

“你的身份。”

“黎柯笙。”

黎柯笙脱口而出,杰克眯眼一笑,掏出口袋中的遥控器,按了一下。

黎柯笙感觉到了电流,那电流在他身体翻动着,卷动着,似乎控制住黎柯笙的思想,不久就扛不住惨叫起来。

这股电流很大——是高压电。电流似乎抓住了心脏,黎柯笙感觉自己马上就会死在这里。电流从手指到全身上下,一股反胃感直冲上来。黎柯笙才不想在别人面前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一面,他咬着自己的舌头,努力不让自己吐出来。

过了一会,眼前的人关闭了电流。

黎柯笙觉得自己刚刚从死亡中爬回。

被电的身体无法动弹,想说一句话发现自己的喉咙已经发哑,刚才紧咬的舌头,现在鲜血再往外跳着。

眼前的人将遥控器打了个转,似乎是在威胁:“再说一遍,你是谁?”

黎柯笙隐约记得那个黄发女孩对他说了什么“18号”,黎柯笙冒着再一次再一次被电的风险,说了出来:“18,号。”

“这不就对了嘛?”那个男人把遥控器塞到口袋中,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为什么……嘶……”

电麻的感觉还没有过去,努力挤出几个字就被那个人无情打断——

“啊?你说什么?我听不见?我叫杰克,以后是你的长官,听见了吗?”

——“呸。”

这一句话当然是没有被杰克听见的,而自己依旧被锁在椅子上。

黎柯笙大致猜到刚才说出这一句话的后果,他可能会再一次遇见死神。

——黎柯笙才不要这样子。



开门声。

那个黄发女孩走了进来,手握一个面包,从口袋拿出钥匙,躲到黎柯笙背后,给他松绑。

黎柯笙终于获得了自由。

他的手臂上全是锁链留下的痕迹。他想要活动一下,但他没有力气使他活动了。

电击,口渴,饥饿成为了他的烦恼问题。

“那个……18号,你不要乱动,听见了吗?”那个女孩让黎柯笙坐在椅子上,把面包包装撕开,递到他的嘴边,“先吃点东西吧。”

黎柯笙迟迟不肯下嘴,她“哦”的一声,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她撕下一小块,塞到自己嘴里,竖起大拇指,表示没有毒。

黎柯笙还是没有下嘴。

“你是嫌才不好吗?18号?抱歉,今天你就这么吃一点好吗?”

“你是谁?”

“啊?”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

“你们不是把我当成实验品吗?傀儡吗?那你们为什么不让我去死呢?干什么对我这么好?”可能是负能量的引导下,一直都不怎么会生气的黎柯笙生气了。他抬眼瞪着那个女孩

那个女孩也没有说什么,指了指自己,介绍了自己:“我叫艾米……”

“我没有说这个!”

“跟你一样的身份。”



黎柯笙是被这句话愣住的。

艾米把面包放在黎柯笙的腿上,离开了。

黎柯笙想要静一静。



自己是谁?

为什么在这里不允许自己叫黎柯笙?

她是谁?

“她”是谁?


——“不要忘了你自己。”


黎柯笙第二天是被吓醒的。


准确来说是睡了一觉醒来的。


他注意到自己躺在了床上。这时被门打开了。


黎柯笙踢开被子,窜下床,顺手拿起床头柜的一把水果刀,面对门准备战斗。


是艾米。


黎柯笙在识别人的时候必然会发呆,而就在那发呆的瞬间,艾米冲了过来,夺过黎柯笙手里的刀,把它丢在一旁,并且踩了一脚黎柯笙的脚。


黎柯笙下意识弯下身子去捂自己的脚,艾米也在这一举动下,抓住黎柯笙一只手,把力气往下一送,黎柯笙想要反击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动弹不得。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哎呀,艾米你也太过分了吧。他好歹是脑子有病的人。”门后躲了个人,见处理完毕后慢慢走了进来。


她拿着一支笔,撮了一下黎柯笙的脸,“长得还蛮俊的,就是傻。自己获得的是‘失痛’居然还不知道。”


“什么?”黎柯笙听了之后试着动了一下自己的脚指头——的确没有了痛觉。


艾米放开手,解决黎柯笙的问题:“杰克不是帮你搞过了吗?这么强的电,还会有痛觉?杰克这家伙也是真的狠,本来就有这一部分的能力了,为了加强,还要搞这么一出戏。”


“哈?呀,我不懂。”


艾米与羽萱萱对视一看,叹了口气。过了一过之后,是羽萱萱先开的口:“我们谁都不懂杰克的想法,所以,我门都不懂。”


“那为什么要叫我18号?我有名字啊?”


“……”


还没有说完,有一个人走了进来。


安琪是从水里长大的。


“咕噜咕噜”。在安琪耳畔,总是可以听见这样的声音。


她知道她是谁,知道自己会怎么样,知道自己会遇到什么样的人。


所以要逃,离开这里,去找我的光。


要活下来,活下来。


跌倒了。


——不想起来了。


就在这么想的时候,她眼中映出了一个人影。


“咚咚。”两声敲门声,一个身着白色衣服的女孩走了进来。她略过艾米与羽萱萱,径直走向黎柯笙。


“这是杰克给你的,18号。”


说完之后,那个女孩转身离开。


黎柯笙还没有看到一眼,艾米跳起来,抢过黎柯笙手上的纸,跟羽萱萱看了起来。


“一,接受自己的身份。二,接受布置的任务。下面是任务”


两人见到任务的时候惊了一下。


不是吧……跟这么个人搭档啊……


安琪遇到了黎柯笙,是在她16岁的时候。


黎柯笙被围在女生旁边,无奈地挥手,挠头,表示感谢与拒绝。


两人就在这么尴尬的场面相遇。


红色与黑色在那一瞬间碰撞了。


是安琪先转身离开的。


但是是黎柯笙的心先离远。


黎柯笙接受了任务,与目标人物碰了面。


远处的女孩靠在墙边,刷着手机。


黎柯笙走了过去,跟她打了声招呼。


“怎么样?”


“?”


黎柯笙有点被问得没头没尾,什么意思?是在暗示我什么吗?还是什么?


眼前女孩下一秒的举动就是拿烟,点烟,点火,站起,拍了拍黎柯笙的肩膀,走了过去。


黎柯笙想要说什么,但脑中突然删过的画面使他一瞬之间无法呼吸。


红色,女孩,女孩,红色……


脑中记不起这个人。


女孩踩高跟鞋的声音很响,在走廊回荡着。


黎柯笙听见后面传来了声音,很冷,让黎柯笙本来就冻僵的身子更冷。


——“还不走吗?我不想惹麻烦。速战速决,我就想拿一点钱。”


安琪与黎柯笙的再一次相遇是在一次会议。


两人坐在一起。


就这一次,据说后来领导再也不敢这么做。


领导说这两人像是说相声一样你一眼我一句,说的还有道理,把台上演讲的人说的云里雾里,最后台上的人受不了了,叫他俩来说,谁知两人异口同声说一句“是你自己的演讲有问题,管我什么事?”气得那个人第二天就发烧。


但是两人彼此认识了,开始再一起聊天,关系也渐渐熟识起来。



红涩开着车与黎柯笙到达了目的地。

是一个废弃的地方。

至于是什么地方,黎柯笙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这里的味道很刺鼻,只想要快点离开这里。

“说起来,黎柯笙,你还记得什么?”

黎柯笙惊了一下,思考了一会儿:“怎么说呢……我叫黎柯笙,没了。”

“这样啊。”红涩瞥了一眼黎柯笙,扛起小型炮筒,往里面走。

黎柯笙接到的任务是找到在这里的叛徒,杀死他们。

红涩应该也是。

黎柯笙刚往前踏出一步,就感觉到后面有一股力,没有稳住身子,倒在地上,红涩一个侧身。

黎柯笙刚想要说什么,看见子弹打在了车的玻璃上。

黎柯笙必然要起来,但红涩依旧叫他趴在地上。她抽出炮筒,瞄准前方。

“轰!”

一发子弹后,传来了远处敌人的骂声。

黎柯笙见爬起,红涩喊了他的名字,转身接住了红涩给他丢来一把武器。

黎柯笙本以为红涩会给他什么武器,没有想到是一把美术刀——还是可以折叠的。

黎柯笙还以为是什么高端的武器呢。

黎柯笙的确有一点小失落,但转而一想——算了,有武器也行。



一颗子弹击中了黎柯笙的手臂。

——没有一点知觉。黎柯笙吸一口气,一个大跳想要更快接近的人。

不知是那些人的枪法太差了,还是他们急了,子弹要么打中脚,要么射中手。那边的人破口大骂,其中一个人,夺过另一个人手里的枪,你可能是他们的首领吧。但这时子弹已经用尽了,首领刚想要换子弹,抬头发现黎柯笙已经在他们面前。

黎柯笙抬腿猛踹一脚那人的胃,见首领被打,小弟们必然要反击。那些人拿起自己手中的武器,向黎柯笙冲去。

黎柯笙不慌,他想自己还要红涩帮助。就这么想的时候,他发现红涩并没有跟过来,而是在原地吸烟。

——什么?!

黎柯笙虽然知道自己没有痛觉了,但自己还在流血,自己也是会失血而死的呀!

自己要打这么多人,你一点忙都不帮?

心理这么抱怨着,但黎柯笙还是选择拼一把。

他抬起刀的那一刻,就把身子一低——躲过一刀。他咬了一下手,一个扫荡腿,将两人打在地上,其余人由于冲的太猛,没来得及停住,摔在地上。

黎柯笙并不想全部杀死,因为目标是他们的首领。

黎柯笙站起,向首领走去。

首领缓过神来时,得知顶了好几枪的怪物在向他靠近,往后爬了几步,随手从地上捡起的一把枪,对准黎柯笙的心脏,邪笑一声。

扣下扳机,肩膀一震,子弹飞过,打中了黎柯笙的腹部。

可能是首领知道自己枪击不好,自嘲一声:“虽然我瞄准的是心脏,但打中腹部已经不错了,好歹可以让你站不起来。哈哈哈……”

首领已经想到怎么侮辱眼前这个怪物了,向前走去。

黎柯笙没有反应,愣在原地。

这个首领由于过于骄傲,大概是在骄傲自己的枪击吧,完全没有注意到黎柯笙丝毫没有倒下的趋势,直到某个小兵大叫:“首领小心!”他意识到不对。

他感觉到一阵剧痛。

黎柯笙把刀插在了他的心脏上,冷笑一声。那人吐出一口血,倒在地上。死了。

敌人见首领死了,乱成一团,黎柯笙刚想改变主意去杀他们,一声爆炸声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转头便望见红涩把烟扔在地上,踩了一脚,手中的炮筒还飘着烟。

可能是注意到黎柯笙在看她了,红涩解释道:“我的任务是把这些杂碎杀了,并没有说把首领杀了。”

黎柯笙也看没有补刀的意义了,抹了抹脸上的血,向红涩走了过去。

“你为什么不来帮我。”

“太麻烦了。”

“那你为什么要接这个任务?”

“……”

红涩并没有回答。黎柯笙也想要快点离开这个地方,现在当务之急是处理现在身上的伤口。

黎柯笙见红涩反应不对,问她怎么了时,红涩指了指前面的车,黎柯笙也向她指的地方望去。

——“艹,车轮漏气了!”



今天是黎柯笙的告白日。

黎柯笙向安琪表白了自己的心意之后,就整整没有联系3天。

安琪与黎柯笙可能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两人整整害羞了3天。

假装淡定,淡定,淡定……淡定你妹啊!

第四天,安琪收到了黎柯笙的来信——

“早。”

“噗”安琪接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把含在嘴里的水喷了出来。

震惊,自己的男友告白后隔了三天终于发了自己女友消息,发的竟然是这么一句客套话?!

安琪当时就没有话可说,发了一条消息。

“早。”

“还好吗?”

——是秒回。

“什么意思?”

“就是,我,想请你出来,好歹都交往了……”

——过了三天你终于觉得这不是梦了呀。

“哦。”

“!!好!我知道了!我立马就去,老地方见面!”

安琪摇了摇头,思考还是先把刚才吐的水给擦掉,然后在做其他的事情。



黎柯笙与红涩决定还是走回去。

两人没有说一句话。

尴尬的要死!

黎柯笙时不时瞟一眼旁边的红涩,想要说一些话,每一次想要开口说话,就似乎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闭上了嘴。

“黎柯笙,感觉怎么样。”

“啊?”

“刚才。”

——糟糕的要死!

黎柯笙把内心真正的想法硬是重新塞了回去,回了一句“没有啊。”随后立马被红涩驳回。

“你刚才的脸色很难看,眼神犀利到像是回到了那一瞬间。”

“啊?”

“没事。”

“不是,红涩,你可不可以说的明白一点,你讲的我有好多都不明白。”

“是过去。”

——唉?

“你还是个人的时候。”

——啊?

“还是一个有情感的人的时候。”

——我?



“不要忘了你自己。”

又来了。



你是谁?

“我是黎柯笙。”

有什么证明呢?

“这个……”

忘了全部记忆的怪物。

忘了疼痛的怪物。

忘了“她”的怪物!

你倒是告诉我呀!为什么!为什么你是黎柯笙啊!告诉我啊?

你有这与他相同的外貌,但是你倒是告诉我,你有黎柯笙的一切吗!

记忆,性格,约定,你到是告诉我啊!

啊,我忘了——

“我是怪物啊。”



“黎柯笙。”

“啊?”黎柯笙被现实拉回,应了一声。

“到了。”红涩挥了挥手,与黎柯笙告别。

任务结束了。

黎柯笙觉得自己还不如死掉。



这是安琪与红涩的第一次见面。

两个人打了声招呼后,就远远地望着对方。

黎柯笙坐在安琪旁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气氛变得很奇怪。

是红涩最先发起的话题:“你们两个接下来打算干什么?”

“没有想好。”黎柯笙用手指挠了挠脸,微微一笑,而安琪也摇头。

“作为情侣的话,你们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啊?比如○○。”

“住嘴。”黎柯笙听见红涩说了这么一句话,想要跳起来堵住她的嘴,但被安琪吓得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我没什么问题,只是黎柯笙可能太差劲了。”

“哦~怎么个差劲?”

“自己先告白却丢下女友整整三天,早上回的第一句话居然是‘早’,感觉像是刚刚认识的人一样,以前好歹说什么‘天气冷了,多穿衣服’‘要不要一起出去走走’之类的话,现在一点都没有,还不如以前是朋友的时候。”

“哇⊙∀⊙!那简直是糟糕透顶了,但你为什么还是与他在一起了。”

“因为喜欢是没有理由的。”

“emm~黎柯笙算是捡到宝了,有这么个女友我都想百合了。”

“还有还有……”

黎柯笙表示自己为什么要带红涩来。

红涩与安琪的关系倒是莫名其妙地接近了。


黎柯笙感觉糟糕得要死。


一路上的人全部都喊他“18号”,这种感觉陌生又反感。


黎柯笙觉得还是与红涩相处的比较好,她好歹叫自己的名字——啊?对了,为什么红涩会叫自己的名字啊?


刚想要思考一会,耳畔就传来熟悉的声音。


“18号,欢迎回来!”


“艾米?”


“我听说了,任务完成的很成功,恭喜呀!”


“啊?哦。”


黎柯笙应付几声,就离开走到自己的房间。


包扎好自己以后,黎柯笙决定睡觉。


他躺上床,很快就睡着了。


黎柯笙?


“我不是。”


怎么有否定自己啦。


“因为我不知道我是谁,我不记得记忆,可能我的记忆全部都是输送进去的。”


啊?突然对自己这么没有自信啦?


“不是没有自信,是自我否认。”


啊~好吧,有点没意思,那么,我跟你说一下吧。


“哈?”


——请不要忘了你自己。


“滋——”


红色。


一片红。


恶心,反感,一系列的负能量冲了上来。


“我爱你。”


“哐!”


黎柯笙是被惊醒的,他从床上弹起来,发现红涩在敲他的门。


“不是大姐,你可以敲门……”


“身份。”


“啊?”


“身份!”


黎柯笙不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但看见几乎没有什么表情的红涩皱眉盯着自己,他决定说了自己的代号,红涩又问他是不是做了什么。


黎柯笙被问得稀里糊涂的,他的回答必然是没有,红涩舒了口气,走过来,黎柯笙还想要问什么,刚开口说一句话,红涩径直倒在了他的眼前。


“唉?”


黎柯笙刚想蹲下来,就被外面的笑声所吸引,他从床头柜掏出美工刀,准备应战。


杰克拍手走了进来,旁边的白衣女孩站在他的旁边,手捧一叠文件,微笑地面对黎柯笙。


“你们干了什么?”


“喂喂喂,这么对待给你能力的人?太过分了吧。”杰克嘴上这么说着,但行动很明显已经暴露了自己的真实想法。他指着黎柯笙,故意把那几个字咬的很重,“你害死的呀。18号。”


黎柯笙怎么可能会相信,他又问了一遍杰克问题,杰克也依旧与刚才一样的话回了一遍。


“红涩她犯规了,犯了‘不叫你18号的规’所以这不是你还死的吗?”杰克看黎柯笙依旧还是一副臭脸,就有多说了一句话,让他理解。


“你怎么知道。”


“你说我发明的呀,身体的全面打造,我为什么不能知道。”


“……”


“好了,黎柯笙,那么我再给你一个任务吧,小白。”


白点了点头,从一叠文件中抽出一张,递给黎柯笙后就慢慢退下,重新回到杰克身边。


黎柯笙用手指敲了敲纸,问:“如果我不做呢?”


“哎呀,那随便你,又不关我的事,而且你连纸上的内容都没有看过吧,好啦,小白我们走。”


杰克与白离开了黎柯笙的房间。


黎柯笙审视了一下任务的内容,只有五个字,他手一抖,咬下唇,决定还是去完成这个任务。


“可能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在叫我的名字了吧。”


——将红涩埋葬。


今天是安琪与黎柯笙在一起的第82天。


安琪与黎柯笙已经订好结婚的时间了。


黎柯笙开心得抱起安琪转了几圈,这时红涩提起手中的袋子,“我们今天我们吃火锅怎么样……啊?啊,对不起,我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进来的,两位继续。”


红涩刚好见两人在那里亲热,悄悄关上门,才刚关上门就听见里面大喊。


红涩开了一瓶啤酒。


安琪夹了一块土豆。


黎柯笙喝了一口汤。


三个人围在火锅边。


“马上一年要过去了呢!”红涩放下啤酒,问两人,“你们有什么愿望吗?”


“可以永远在一起就好。”两人一起说出了自己的愿望,话音刚落,两个人对视几秒,黎柯笙就笑了起来,安琪也是把头扭到一边,喝了一口饮料。


红涩笑嘻嘻地看着这两个人在那里秀恩爱,也对,都老夫老妻了,这样子也正常。这么想的时候,红涩也拿起啤酒,喝了一口,就听见黎柯笙反问自己,红涩把啤酒放下,思考了一会,说——


“我希望我自己可以重新开始,我话多,不会做事,又弱,都不会保护自己,如果我是这么一个人的话,或许可以更加厉害吧!算了,这也是白日梦啦,我还是觉得可以看你们两个永远在一起就好。”


或许呢?


黎柯笙将红涩埋葬了。


他觉得自己似乎又缺了什么——但他并不知道到自己缺了什么。


他注视着墓碑很久,又沉入到了另一个世界。


你怎么又来找我啦?


“救救我。”


我救不了你。


“为什么?”


我是你没错,但我已经回不去了,你现在背负的东西太多了,知道的话,会崩溃吧,可是会出现另一个你哟。


现在的我,我希望你可以好好想想,把你所知道全部拼起来,或许就知道了呢。


红涩为什么会叫你的名字?那句话的主人是谁呢?


“啊……”


啊,她来了。


“18号,恭喜你完成这个任务,我是白,杰克让我给你下一个任务的指示……18号?”


黎柯笙。


——滋


失痛。


——滋


红涩。


——滋


“请不要忘了你自己。”


——嗡


安……安……


——咔。


黎柯笙感觉自己的有一根线断了。


缓神之时,手中是一张纸。


虽然很讨厌杰克,但还是他决定去做。


任务:去地下室整理信息。


——“没有超强的能力,没有冷静的反应,没有主见,这样子的人,会受欢迎吗?”


地下室很黑,黎柯笙是拿着手电筒进去的。


打开门的一刹那,他觉得自己被坑了。


——这么乱我怎么整?


地上随意撒着信息表,一进去还有几只蟑螂欢迎你,里面的味道更是难闻的要死,感觉是什么东西发霉了一样,一走进去门边的蜘蛛盯着你看。


黎柯笙立马冲出去,跑到上面,过了一会之后拿好清洁的装备,带好口罩,手套,全副武装。黎柯笙不是有洁癖,只是这个环境是一个人谁都接受不了。


黎柯笙打扫了三天,终于那里像一个房间了。下面的工作就是收拾文件了。


黎柯笙弯下腰,把地上的纸全部捡起来,放在桌上,后就是按照编码整理信息。


“是按照姓名的首字母分的呢……啊,有姓a的人嘛?啊,还真有,叫什么……我看……看。”


“唉?”


——不要。


“安……”


——我叫你住手!


“安……琪。”


——闭嘴!


一个红色眼睛的女孩。


“你不要忘了你自己。”


遗忘自己的时间。


——“12点36分18秒。”


为什么会否定自己的原因。


——“因为自己的情绪无法控制。”


为什么无法控制住呢?


——“因为我在逃避”


为什么要逃避自己的真实想法呢


——“因为自己很懦弱。”


为什么会觉得自己懦弱呢。


——“因为害怕。”


为什么害怕呢?


——“因为……”


“不要忘了你自己,黎柯笙。”


“bang——”


“我无法救下她,我的……爱人。”


杰克把椅子转到背后,悠闲地喝着茶。突然他抿嘴一笑,将椅子转回,双手举起,盯着眼前的闯入者。


“哟,18号,你怎么拿着枪啊?”


“杰克,新账旧账一起算了吧。”黎柯笙举起枪,对准杰克的头。


“语气太冷了吧,我的老朋友,你在生气什么?是我把红涩搞死了,还是安琪?”


“两个。”


“啊?我好歹是帮你实现你女友愿望地人呢,怎么这么……”


“呸。”


“没意思。”


杰克似乎玩腻了,做了个手势,黎柯笙感觉后面一凉,想要转身但不知什么东西抵到了自己的腰。


“忘了跟你说了,黎柯笙,这里的人,啊,除了刚刚死掉的红涩,都是听我的命令的,即使你认识艾米,但是她似乎也不会认识你的。”杰克放下手臂,活动了一下,耸了耸肩,“不过艾米也跟你说过吧,她是实验品,我让她接近你,也只是想要从你身上那些情报罢了。”


黎柯笙知道自己没有痛觉,但是现在的他是可以失血过多死亡。但是他现在不想死,他还有很多问题想要问。


“说吧,黎柯笙,你想问什么问题?”杰克似乎看穿了黎柯笙的心思,转了一下椅子,问道。


黎柯笙见杰克把自己内心都看穿了,就把所有的事都吐了出来:“红涩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安琪的下落是哪里?你们把我变成18号是为了什么?”


“这才是你啊!黎柯笙!质疑,疑惑,痛苦等情绪。那么就从最后一个问题回答吧!”杰克跳下椅子,慢慢在黎柯笙周围走动。


“我的理由很简单。第一个任务你帮我把那些不听话逃出去的失败品给‘撕拉’。第二个任务把你另一个朋友给杀了,准确来说是我下令羽萱萱的呢。第三个任务就是让你恢复记忆的,我想折磨的事都结束了,干嘛不让你恢复记忆呢!”


“红涩怎么死的!”


“别急,慢慢来,先回答安琪的下落。”杰克拿起茶,喝了一口,慢慢解释道,“安琪呢,就在红涩的墓碑旁边,可惜呀,你没有发现,不然你可能就会更早恢复记忆了呢~”


黎柯笙听了此消息后先是震惊,但更多的是自己的反思——为什么自己连自己爱人的墓碑都没有发现?!


“最后一个问题,也是你问的关键,有点长,不过,你得问问你自己,你还记得什么?提示——与安琪分离的那一天。”


83天,一群人冲了进来。

那时三个人在玩游戏,刚在为安琪的强喝彩时,就被突如其来的情况给吓到。

黎柯笙把安琪挡在后面,问他们干什么,而那群人直接略过黎柯笙的问题,说了一声:“找到了……”

思考这个情况时,黎柯笙就被人摁在地上,手被狠狠地抓住,完全无法动弹,红涩也是被一个男生禁锢住,使出全部的力气,咬了他一口也没有反应,使红涩怒骂一句“md,什么东西?”

“那么,安琪小姐,不,5号,你的感觉如何?在人类世界?”

“什么五号!她叫安琪!是我的……”黎柯笙还没有说完,那双大手就捂住他的嘴。那手的力气很大,感觉下一秒就会被掐死,黎柯笙咽了口口水,选择看眼前的状况。

而安琪倒是很淡定的样子,她笑了笑,已经认命地说了一句“还是被你们找到了呢。”

“那么,你知道我们要干什么吧。”杰克丢给拿起一把枪,把手比作枪的样子,放在太阳穴上,吐了吐舌头,随后查看安琪的反应。

安琪没有说话。

“那么,选择死法吧,要么你死,要么……”不知从哪里掏出来的一把枪,靠在黎柯笙的太阳穴上。

安琪苦笑一下,示意杰克不要这么做。

“安琪!”黎柯笙想要发出声音,但那只大手似乎有魔力一般,把自己的话全部变成了刚出生的小孩,牙口不清。

“我全部都懂,黎柯笙。”安琪闭上眼睛,把枪抵在了心脏上。

“我早就知道了,所以,我早就面临好这一切的准备了,你要是恨我,就恨我吧!没关系。”

——我为什么要恨你,我爱你还来不及呢。

可惜安琪听不见。

“我呢,是实验品,能力‘预知’,所以,我早就知道了,我想要把这一切全部忘掉,但是我无能为力。所以我跑出实验室,来找你,因为,你是我的光呀。”

“突然想到一个很蠢的想法,假如没有痛觉,似乎,就可以更好的走呢,这么说吧,黎柯笙。”

“这枚子弹,就是你在我心上打的,我爱你。”

“请不要忘了你自己。”



——“bang!”



红色。

血。

自己女友的血。

自己爱人的血。

美好的记忆在他心中全部碎裂,这一切都结束了。

全部都消失了。

不同的声音在他脑中传出。



黎柯笙崩溃了。

他摸到了放在口袋中的美工刀,反手向后面刺去。那大块头可能也没有反应过来,力气一松,黎柯笙扯开他的手,把脚踩在他的肚子上。

他向杰克冲了过去。

杰克没有一点反应。

但偏偏还差一步时黎柯笙昏了过去。



下面的故事是杰克补充的——

黎柯笙被杰克带走,红涩待在原地。

“怎么了?”

杰克显然是注意到红涩了,问:“你目睹了这一切的想法。”

“你想把他们两个怎么样?”

“你想要让我干什么?啊~大概是一个埋葬一个做实验品,emm~可以。”

“你们想把黎柯笙当实验品!”红涩大喊一声,不可思议地又问了一遍。

“是是是,大姐。啊~怎么了,难道——你想帮他们?”

杰克像是捕捉到了什么重要信息,扬起嘴角,叫红涩后面的人放开:“那么,这位小姐,想要入教吗?”

“哈?”红涩揉了揉自己的肚子,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因为刚才那句话简直就是某教的教主。

“我可以帮你。你有什么愿望吗?”

“拒绝让黎柯笙做实验品。”

“no,no,no,这怎么可以,我心意已定。”

“他的记忆会全部删除吗?”

“yes。”

“全部记忆……”

“别想了小姐,这是不可能的。换一个吧。”

“……让他记得自己的记忆。”

“ok,这个我可以同意。”杰克打了个响指,同意了红涩这个想法,接着又跟了一句话,“那么做个交换吧,红涩小姐。”

“交出我的性格吧。”

“哦~接受了。”

话音刚落,红涩也晕了过去。



红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不会笑了。

但她还记得全部的记忆。

杰克递给红涩武器。

一个黑色的小型炮筒。

“我说话算数,红涩小姐,哦~对了,你的脖子上有监视器,如果不听从我的命令的话,你会die哦~”杰克拍了拍手,离开了。



“没有超强的能力,没有冷静的反应,没有主见,这样子的刃,会受欢迎吗?”

“你的想法呢?”

“我还是喜欢自由。”



“为什么完成了愿望却觉得还不如以前呢?”

——红涩的门打开了。

“因为我感觉不能笑得感觉很难受。”

——羽萱萱听从杰克的命令在水里放了药。

“一定要笑吗?”

——红涩进来了。

“当然,我觉得自由更重要。”

——红涩把水喝了下去。

“为什么。”

——红涩感觉到了不对。

“为什么啊?”

——红涩转身就跑去黎柯笙的房间。



“因为,从前的我才是被那小两口认同的啊。”



黎柯笙第二天死了。

是自杀的。

杰克把他埋葬了。

埋在了安琪与红涩旁边。



“如果有天我会死呢。”安琪问了黎柯笙这么一句话。

黎柯笙想了一会,回复一句——

“那么……我们也要在一起啊。”



黎柯笙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是一片白色。

前面的红涩与安琪在前面挥手。

黎柯笙没有思考,向前冲去。

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后长出了翅膀。


【end】


结语:


恭喜你看完我辣鸡文笔又长全部都是废话的文章。


很甜对不对!【nigun】


这篇文章是我爆肝两天写的,bug多真的对不起。


总之感谢你喜欢我!!!


看完我的辣鸡文简直就是我的一大荣幸!!!


我爱你们!!!


2019年快乐!!!


依旧会爱着无规则系列的!!!


祝大家快乐呀!!!



hhhhhhhh!我写完啦!hhhh!算了还是灰溜溜地去修改吧。晚上见!【肚子饿死了,溜了溜惹】

咕咕咕预警

我我我,我写不动了,这个坑早知道我就分上下写了【跪了跪了】,剧情真的好都没写,明天的补课全天大礼我接受不来,突然害怕。


立个目标

尽量在1月1日肝出无规则的小说,已经构思好了,短篇小说,大概3000字左右,我会努力的!




咕咕咕


啊,是很早以前的黑历史了:)回过头来看真的好丑……是无规则披着小白的杰克,不打标签了,太丑了-_-#算是自己自嗨的小产物吧【好了,去做你应该做的事吧】

住手!运动会不是来处恋爱的!

·cp:眼镜组,杰白

·校园设定,高二黎柯笙,红涩。

高一安琪,羽萱萱,未青。杰克,小白,阿黛尔。

·双向恋爱,只是黎柯笙表现(自己写)得不明显。

·没有前世记忆,但有前世。与前面两个系列没有任何关系。

·ooc预警。人物性格几乎是与原著倒着来的。

·羽萱萱与杰克没有任何cp关系,只是想写写嫌弃杰克的羽萱萱【?】

·其实写这篇文章更多的是如果他们没有遭遇那些事的性格。想看他们和平共处。

·可以接受就看吧。

……

跑步:

羽萱萱:等一下100米比赛就要开始了,加油啊。跑不好就不要回来了。退扭断了不要找我。

安琪:【汗】我知道了,我会努力跑到第一名的。等下你也要比赛了,快点去场地吧。【做热身运动】

黎柯笙:【被红涩扯来】红姐,你怎么了?等下我就要比赛了。

红涩:【笑】没关系,反正不是烦事,等一下你就知道为什么了。

黎柯笙:哈?

裁判:预备——“砰!”

黎柯笙:【无奈】红姐,我等一下真的要比赛……

安琪:!

两个人几乎是同一秒的对上眼睛,同一秒的发现对方。但由于速度太快,当安琪匆匆跑过,黎柯笙只是愣在原地,望着安琪的背影。

红涩:【拍拍黎柯笙的肩膀】怎么说,有什么感觉吗?

黎柯笙:……

红涩:【心想】这小子是被迷住了吧,果然青春期的男孩子看见这种运动系的女孩子都会被迷住。

黎柯笙:……(风)好冷。

红涩:【呆在原点看着黎柯笙远去的背影,嘀咕一句】这人没救了,拖出去吧。黎柯笙,等我!

安琪:【慌张】黎,黎柯笙来看我了。

羽萱萱:【冷漠】哦,所以呢。

安琪:所以……你怎么还在这里!快点给我去运动场地。

羽萱萱:知道了。

跳远:

羽萱萱:今年那些高的人都没有矮的人跳得高,真——菜。

杰克:【突然出现】哎呀,这不是羽萱萱吗?小矮子今年跳了个几米啊?跳到你的身高了吗?

羽萱萱:【转头,忍住怒火】杰克……你来这里干什么?

杰克:【微笑】啊?我来给小白加油啊,对了,你明明就是小,矮,子,啊——我说的是实话。

安琪:【平息羽萱萱的怒火】那什么,羽萱萱你别生气,杰克就是这个样子的。

羽萱萱:这家伙真的好欠揍。

安琪:【认同】这倒没错……

白:啊,杰克,下一个到我了,把衣服给我拿一下,谢谢。对了,杰克,你刚才说什么“小”是什么东西啊?

杰克:【比对两人的身高,立马做出判断】没有,我说你是小可爱,小可爱。好了好了,加油我相信你可以打过羽萱萱的。

白:【不知道真相】好,我知道了。等一下我去跑接力赛了,来给我加油。

杰克:当然。

羽萱萱:【转身】安琪,等一下我也要去跑步,应该是与白是一组的,等一下你来给我加油,不要输给……

安琪:【打断,表示抱歉】那什么,羽萱萱,我要给黎柯笙加油,我相信你是可以的,你这么厉害,不是说“自古小矮子出神仙”吗?加油。【竖起大拇指】

羽萱萱:【心想】艹,闺蜜原来是给自己心爱的对象喊加油的嘛?

接力:

羽萱萱:未青,等一下你一定要接到棒子,听见了吗?

未青:知道了,好麻烦啊……算了,就这样子吧。

杰克:【远处喊】羽萱萱,你可能连未青的手都碰不到,你就放弃吧!hhhhhh!

羽萱萱:【忍住怒火】是吗?那你家白还不是也摸不到?

杰克:我家白可是天下第一厉害,所以我才不害怕。

白:等一下加油。

阿黛尔:【拍拍胸脯】知道了,包在我身上。

【过了一会】

杰克:hhhhhh!果然输了吧!我就知道,不用解释了,小白就是厉害,不对,是你太弱了吧。

羽萱萱:什么嘛!是未青丢棒了,我有什么办法!安琪,那刚才为什么……

安琪:【大叫】黎柯笙加油!我相信你!加油!拿个第一名!你是最厉害的!……

羽萱萱:【无语】果然比起自己喜欢的人,闺蜜还是太差劲了吗?

杰克:hhhh……

羽萱萱:【大怒】杰克你不要给我笑了!你脑子有坑吗?要我给你治疗一下吗?我会温柔的把你的脑子全部掰开的。

杰克:hh,那你追上我啊。【跑走】

羽萱萱:【生气】你!为什么我会遇到这么一个朋友。

休息:

安琪:【喝水】

红涩:【路过】咦?这不是安琪吗?怎么样?累吗?

安琪:【惊】啊,红姐,没事,成绩一般,重在参与嘛。说起来黎柯笙怎么样?

红涩:啊,阿笙。100米第一,接力赛跑第一,依旧是全一系列。一般般啦。

安琪:这样啊……真是个优秀的人呢……说我来,今天都没有看见红姐参加项目呢……

红涩:【叹了口气】我是学生会成员之一,我还真希望我有项目。我负责分数这一块的,忙都忙不过来。

安琪:啊?是吗?

红涩:说起来阿笙等一下还有负重接力呢。

安琪:我知道了,我会喊加油的!

红涩:那就好。

负重接力:

黎柯笙:【热身】

安琪:【挤进人群】黎柯笙加油!加油!

羽萱萱:【刚跑完,看见这一幕】闺蜜果然不如自己喜欢的人。

未青:【听见】什么?

羽萱萱:【连忙否定】没事,不关你的事。

未青:【望向远处】说起来,安琪真的很喜欢那个叫“黎柯笙”的男孩子呢……安琪只有在黎柯笙面前展示自己,只有在黎柯笙面前,才会发出自己的光芒呢。

羽萱萱:谁知道呢,这两个人,或许……上辈子就是一对情侣吧。

当哨子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嘈杂的人群传出一声又一声的呼喊声与加油声。这是最后一场比赛,更是争取第一的反超时机。黎柯笙屏住呼吸,作为压轴,顶住所有压力,准备好冲上去。

队伍越来越短,越来越短……

结束这场比赛吧。

当自己拿起重物时,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听见了一个清脆有明亮的声音。

——我果然还是觉得你是最棒的!

像是听过一般,在脑中早就已经永久地刻下。

不经意地一次转头,看见的,眸子里倒映的,是眼前人的为他呐喊的景象。

——“我果然还是最喜欢你了!”

一瞬之间,两个人的影子出现在了眼前,黎柯笙看见的,只有这个为自己大声呼喊,眼中只有自己的女孩子。

两个人的目光又撞在了一起。闪闪发亮的眼睛在时空中逆流,逆流……

——当然这种感觉只有黎柯笙有。

黎柯笙最后也只是笑了笑,完成了最后一棒。

比赛结束,最终,向所有人预想的一样,黎柯笙的班级得了第一名。

红涩:【走到黎柯笙身旁,递过水】怎么样?对安琪有什么看法,她可是真的很喜欢你呢,你简直可以把她看成你的小女朋友了。

黎柯笙:【接过水】不要把人家的终生大事看的那么简单,我自己有想法。

红涩:【叹了口气,摆了摆手】等一下我还有事,阿笙自己回教室吧。

黎柯笙:去吧。

黎柯笙看见红涩远去的背影,回想起刚才的那一幕,再转向安琪的时候,笑了笑。

——是一个盲目的爱恋者啊。

结束了呢。

这是安琪的想法。

在这快速退去的人群中,自己停止在原地,楞楞的看着前方。

喜悦,无奈,后悔等情绪交叉着,汇聚成了运动会最后的一幕。

可是下一秒钟,刚想回去的时候,后面传来了声音——

“你就是安琪吗?”

熟悉,自己在熟悉不过的声音了。

转身希望看见那个梦寐以求的人,真的,看一眼,跟他对个话就好。

——“我叫黎柯笙,你好呀。”

安琪顿时有无数情绪冲上内心,堵在她的嘴中,她不知道先说什么,支支吾吾地摆弄着自己的手。

安琪等了真的很久,就这一秒。

两个人的相遇就是在跑步,一次不经意的擦肩而过。

后来安琪就爱上了他,连理由都不知道。

可能这就是上辈子的福利吧。

安琪可能喜欢上了跑步。

无数种情绪中,安琪还是说出了自己内心最大的想法:“我们可以做朋友吗!黎柯笙!……前辈。”

黎柯笙笑了笑,说出了安琪做梦都没有想到的回答——

“好呀,多多指教,安琪,以后叫我阿笙就好。”

……
哇!感谢你看到这里!首先在这里抱歉,把人物写的太过于ooc!完全偏离了原作人物性格,几乎都是反着来的!
准确来说写着一篇文章只是一时兴起罢了,因为我们的运动会刚刚开完,所以就想写一写,没想到写出来了!∑(°口°๑)❢❢
我也是单纯的想看一看大家和谐共处,没有怀疑,没有战斗的相处方式,是自己私心的。
总之很感谢喜欢的小天使们!真的!我会努力变强的!
下一次更文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总之会努力赶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