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atart

叫猫舌,请多指教!喜欢音速猴,年更的老年人!闭关修炼中!想要给大家带来更好的作品!感写你的喜欢!

置顶2.0!

⭐这里是全新的置顶君,这一次的置顶君全面更新了内容,让大家更熟悉我,希望可以看完!⭐


①称呼以及个人方面

全名叫极迴,但更喜欢叫我舌,是一名学生党,更新速度很慢,很慢,很慢——很慢——是年更博主,但是正在努力进步,希望大家可以监督我!

🔥重点看这里!我的sister经常会把我的LOFTER搞错【她老是忘记换,加上我们是一台手机。】,我很少上,所以一般推荐是她在推荐,她不会评论,所以不要搞错我和sister!


舌儿是主混主产《无规则世界》,是红涩厨!红涩厨!红涩厨!【重要的事情说三遍】cp吃黎红黎【最好黎红】,眼镜组,杰白等

可能会发oc相关的东西,孩子厨永远都不会认输!【其实我是一个喜欢画画的文手。】

喜欢after the rain,喜欢mafu。超级喜欢各位老师!超级——超级喜欢。

关注我请一定要慎重啊!取关了真的会很难过很难过的!

有意见可以私信我!没有问题的!欢迎与我聊天啊!企鹅账号是2546901926,但是加我的时候请一定要标注你是谁,不然会直接省略,我一点我都不高冷的,是不会说话的话痨,你愿意与我这个傻子做朋友我真的很开心!

文文不要抄袭!不要抄袭!不要抄袭!

不要随意转出lof!不要随意转出lof!不要随意转出lof!



②评论方面

我其实很少上网的!评论一回就是一星期,所以我觉得我如果没有回,不是我不喜欢你,而是时间太久了,就觉得会打扰到大家,所以大多数是过了一星期就不会了的!不要认为我讨厌你了,其实我依旧很喜欢你们!



③推荐方面

我和sister一定不要搞错了,虽然很少上网,但是我还是推荐一些东西的!

舌儿喜欢无规则世界,oc,b站的up主们,绿蓝,redoland,,血界战线,classica loid,超自然九人组

【除无规则与oc,以上均不会产粮,只是说明一下我会推荐的东西,以免大家踩到雷。】

🔥看这里!sister喜欢aotu与全职,但是如果sister号搞错了,我发现了会立马取消,但是怕雷到大家所以还是说一下,对了,还有cp。

sister是重度雷卡,叶黄,一推荐就是一大堆,所以也很抱歉sister如果发生的重度刷屏。


④雷区

我讨厌别人给我推荐番剧,以及ky,最好大家不要这么做。

我很少玩游戏,因为有阴影了。


⑤目标

想要在2019年写长篇无规则小说。

第一类类型为校园恋爱。

第二类偏魔幻,侦查类的。

就写这两篇的一篇,现在偏向第二类。最好全部都写完!


就这样,谢谢大家喜欢我,我会努力的!


啊,是很早以前的黑历史了:)回过头来看真的好丑……是无规则披着小白的杰克,不打标签了,太丑了-_-#算是自己自嗨的小产物吧【好了,去做你应该做的事吧】

住手!运动会不是来处恋爱的!

·cp:眼镜组,杰白

·校园设定,高二黎柯笙,红涩。

高一安琪,羽萱萱,未青。杰克,小白,阿黛尔。

·双向恋爱,只是黎柯笙表现(自己写)得不明显。

·没有前世记忆,但有前世。与前面两个系列没有任何关系。

·ooc预警。人物性格几乎是与原著倒着来的。

·羽萱萱与杰克没有任何cp关系,只是想写写嫌弃杰克的羽萱萱【?】

·其实写这篇文章更多的是如果他们没有遭遇那些事的性格。想看他们和平共处。

·可以接受就看吧。

……

跑步:

羽萱萱:等一下100米比赛就要开始了,加油啊。跑不好就不要回来了。退扭断了不要找我。

安琪:【汗】我知道了,我会努力跑到第一名的。等下你也要比赛了,快点去场地吧。【做热身运动】

黎柯笙:【被红涩扯来】红姐,你怎么了?等下我就要比赛了。

红涩:【笑】没关系,反正不是烦事,等一下你就知道为什么了。

黎柯笙:哈?

裁判:预备——“砰!”

黎柯笙:【无奈】红姐,我等一下真的要比赛……

安琪:!

两个人几乎是同一秒的对上眼睛,同一秒的发现对方。但由于速度太快,当安琪匆匆跑过,黎柯笙只是愣在原地,望着安琪的背影。

红涩:【拍拍黎柯笙的肩膀】怎么说,有什么感觉吗?

黎柯笙:……

红涩:【心想】这小子是被迷住了吧,果然青春期的男孩子看见这种运动系的女孩子都会被迷住。

黎柯笙:……(风)好冷。

红涩:【呆在原点看着黎柯笙远去的背影,嘀咕一句】这人没救了,拖出去吧。黎柯笙,等我!

安琪:【慌张】黎,黎柯笙来看我了。

羽萱萱:【冷漠】哦,所以呢。

安琪:所以……你怎么还在这里!快点给我去运动场地。

羽萱萱:知道了。

跳远:

羽萱萱:今年那些高的人都没有矮的人跳得高,真——菜。

杰克:【突然出现】哎呀,这不是羽萱萱吗?小矮子今年跳了个几米啊?跳到你的身高了吗?

羽萱萱:【转头,忍住怒火】杰克……你来这里干什么?

杰克:【微笑】啊?我来给小白加油啊,对了,你明明就是小,矮,子,啊——我说的是实话。

安琪:【平息羽萱萱的怒火】那什么,羽萱萱你别生气,杰克就是这个样子的。

羽萱萱:这家伙真的好欠揍。

安琪:【认同】这倒没错……

白:啊,杰克,下一个到我了,把衣服给我拿一下,谢谢。对了,杰克,你刚才说什么“小”是什么东西啊?

杰克:【比对两人的身高,立马做出判断】没有,我说你是小可爱,小可爱。好了好了,加油我相信你可以打过羽萱萱的。

白:【不知道真相】好,我知道了。等一下我去跑接力赛了,来给我加油。

杰克:当然。

羽萱萱:【转身】安琪,等一下我也要去跑步,应该是与白是一组的,等一下你来给我加油,不要输给……

安琪:【打断,表示抱歉】那什么,羽萱萱,我要给黎柯笙加油,我相信你是可以的,你这么厉害,不是说“自古小矮子出神仙”吗?加油。【竖起大拇指】

羽萱萱:【心想】艹,闺蜜原来是给自己心爱的对象喊加油的嘛?

接力:

羽萱萱:未青,等一下你一定要接到棒子,听见了吗?

未青:知道了,好麻烦啊……算了,就这样子吧。

杰克:【远处喊】羽萱萱,你可能连未青的手都碰不到,你就放弃吧!hhhhhh!

羽萱萱:【忍住怒火】是吗?那你家白还不是也摸不到?

杰克:我家白可是天下第一厉害,所以我才不害怕。

白:等一下加油。

阿黛尔:【拍拍胸脯】知道了,包在我身上。

【过了一会】

杰克:hhhhhh!果然输了吧!我就知道,不用解释了,小白就是厉害,不对,是你太弱了吧。

羽萱萱:什么嘛!是未青丢棒了,我有什么办法!安琪,那刚才为什么……

安琪:【大叫】黎柯笙加油!我相信你!加油!拿个第一名!你是最厉害的!……

羽萱萱:【无语】果然比起自己喜欢的人,闺蜜还是太差劲了吗?

杰克:hhhh……

羽萱萱:【大怒】杰克你不要给我笑了!你脑子有坑吗?要我给你治疗一下吗?我会温柔的把你的脑子全部掰开的。

杰克:hh,那你追上我啊。【跑走】

羽萱萱:【生气】你!为什么我会遇到这么一个朋友。

休息:

安琪:【喝水】

红涩:【路过】咦?这不是安琪吗?怎么样?累吗?

安琪:【惊】啊,红姐,没事,成绩一般,重在参与嘛。说起来黎柯笙怎么样?

红涩:啊,阿笙。100米第一,接力赛跑第一,依旧是全一系列。一般般啦。

安琪:这样啊……真是个优秀的人呢……说我来,今天都没有看见红姐参加项目呢……

红涩:【叹了口气】我是学生会成员之一,我还真希望我有项目。我负责分数这一块的,忙都忙不过来。

安琪:啊?是吗?

红涩:说起来阿笙等一下还有负重接力呢。

安琪:我知道了,我会喊加油的!

红涩:那就好。

负重接力:

黎柯笙:【热身】

安琪:【挤进人群】黎柯笙加油!加油!

羽萱萱:【刚跑完,看见这一幕】闺蜜果然不如自己喜欢的人。

未青:【听见】什么?

羽萱萱:【连忙否定】没事,不关你的事。

未青:【望向远处】说起来,安琪真的很喜欢那个叫“黎柯笙”的男孩子呢……安琪只有在黎柯笙面前展示自己,只有在黎柯笙面前,才会发出自己的光芒呢。

羽萱萱:谁知道呢,这两个人,或许……上辈子就是一对情侣吧。

当哨子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嘈杂的人群传出一声又一声的呼喊声与加油声。这是最后一场比赛,更是争取第一的反超时机。黎柯笙屏住呼吸,作为压轴,顶住所有压力,准备好冲上去。

队伍越来越短,越来越短……

结束这场比赛吧。

当自己拿起重物时,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听见了一个清脆有明亮的声音。

——我果然还是觉得你是最棒的!

像是听过一般,在脑中早就已经永久地刻下。

不经意地一次转头,看见的,眸子里倒映的,是眼前人的为他呐喊的景象。

——“我果然还是最喜欢你了!”

一瞬之间,两个人的影子出现在了眼前,黎柯笙看见的,只有这个为自己大声呼喊,眼中只有自己的女孩子。

两个人的目光又撞在了一起。闪闪发亮的眼睛在时空中逆流,逆流……

——当然这种感觉只有黎柯笙有。

黎柯笙最后也只是笑了笑,完成了最后一棒。

比赛结束,最终,向所有人预想的一样,黎柯笙的班级得了第一名。

红涩:【走到黎柯笙身旁,递过水】怎么样?对安琪有什么看法,她可是真的很喜欢你呢,你简直可以把她看成你的小女朋友了。

黎柯笙:【接过水】不要把人家的终生大事看的那么简单,我自己有想法。

红涩:【叹了口气,摆了摆手】等一下我还有事,阿笙自己回教室吧。

黎柯笙:去吧。

黎柯笙看见红涩远去的背影,回想起刚才的那一幕,再转向安琪的时候,笑了笑。

——是一个盲目的爱恋者啊。

结束了呢。

这是安琪的想法。

在这快速退去的人群中,自己停止在原地,楞楞的看着前方。

喜悦,无奈,后悔等情绪交叉着,汇聚成了运动会最后的一幕。

可是下一秒钟,刚想回去的时候,后面传来了声音——

“你就是安琪吗?”

熟悉,自己在熟悉不过的声音了。

转身希望看见那个梦寐以求的人,真的,看一眼,跟他对个话就好。

——“我叫黎柯笙,你好呀。”

安琪顿时有无数情绪冲上内心,堵在她的嘴中,她不知道先说什么,支支吾吾地摆弄着自己的手。

安琪等了真的很久,就这一秒。

两个人的相遇就是在跑步,一次不经意的擦肩而过。

后来安琪就爱上了他,连理由都不知道。

可能这就是上辈子的福利吧。

安琪可能喜欢上了跑步。

无数种情绪中,安琪还是说出了自己内心最大的想法:“我们可以做朋友吗!黎柯笙!……前辈。”

黎柯笙笑了笑,说出了安琪做梦都没有想到的回答——

“好呀,多多指教,安琪,以后叫我阿笙就好。”

……
哇!感谢你看到这里!首先在这里抱歉,把人物写的太过于ooc!完全偏离了原作人物性格,几乎都是反着来的!
准确来说写着一篇文章只是一时兴起罢了,因为我们的运动会刚刚开完,所以就想写一写,没想到写出来了!∑(°口°๑)❢❢
我也是单纯的想看一看大家和谐共处,没有怀疑,没有战斗的相处方式,是自己私心的。
总之很感谢喜欢的小天使们!真的!我会努力变强的!
下一次更文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总之会努力赶出来的。

大家好今天我是快乐女孩

!!!我回来时候!我!你我!?啊?我,我?!【突然疯狂】
天哪!我!我此生无憾了!
我永远都爱安琪老师啊!😭

啊!祝自己生日快乐,生日愿望就是可以产量速度快一点,可以被更多的天使们喜欢【哭惹】

这里真的超凉快……有一种秋天快过了的感觉。

开学了,要长弧了😢,所以更文速度会慢,还有可能会发图图,在学校会写无规则的文文,放假会更的。
还有,我绝对不会跳无规则这个坑的!
决定吃邪教,嗯⊙∀⊙!

嘿!那边的杀手,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下】

·《嘿!那边的杀手,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上) 》的后续,建议去补(上)以及“蒙心”不然你不
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这个故事教育我们没事不要立“flag" 【不
是】
·杀手黎x情报收集员安 长官杰x秘书白杀手
助攻红军医杀手羽
·黎柯笙小时候的故事与红涩的回忆自己是瞎
编的,希望可以接受这个设定(设定什么不
说了,不剧透。)
·cp只有眼镜组,没有黎柯笙×红涩这个cp,他们只是友情向。
·小学生文笔感谢。
·打斗并不会写,请原谅。
可以接受就Go→

红涩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异常了。
“哎呀,得快点结束呢 ……”红涩注意到自己的双手已经在颤抖,内心默念了一句。
羽萱萱从台阶上跳下来,掏出包里的针,向红涩靠近。红涩见羽萱萱如此主动,不放心地后退几步,紧盯羽萱萱的脚步,害怕她的突然袭击。
羽萱萱冲了过来,从背后掏出一把匕首,随后飞出毒针,一个大跳,向眼前的红涩刺去。
红涩也不是吃素的,她见羽萱萱已经亮出武
器,轻松地躲开了同一方向的毒刺,红涩咬
了一下手指,从口袋掏出手枪,把枪对准羽
萱萱的头部。
羽萱萱见到红涩咬手指的一幕,以为是什么
计谋,于是躲开红涩发出的子弹就闪到了红
涩的背后,注意她的行为。
羽萱萱其实已经十分接近红涩了,但她不敢
轻举妄动,谁都不能保证红涩的下一个动作
是什么。
红涩见羽萱萱站在旁边,迟迟不敢进攻,反应过来自己的动作可能被羽萱萱看穿
了。于是再一次瞄准了羽萱萱的头,本来想
给她来个痛快,但颤抖的手告诉自己已经拿不起枪来,红涩只好咬住自己另一只手的手背,试图让自己的抖动看起来没有这么明显。
羽萱萱也是个杀手,她迟早会观察到红涩的
异常。她注意到了红涩的手。羽萱萱是个医生,迅速断下红涩中了毒。
她就抓住了这个机会,对红涩的肚子射了一枚子弹。红涩肚上的鲜血疯了似的往外流,把自己的衣服染成了红色。她为了缓解疼痛,把手放在了中弹的地方。
“我呢,很开心了。”红涩坐了下来,靠在了墙的旁边,中弹部分的疼痛与内部的疼痛早就没有力气使她站立, “很感谢你,没有直接杀死我,虽然你是个杀手,但还蛮有良心的嘛……让我慢性死亡……”
“你咬手指是为了不让我发现自己中毒吧?”
“是呀?那又怎么样? ”
“什么时候中毒的? "
“....在那条破街的时候,就中毒了,那又
怎么样?这次的主角又不是我,黎柯笙又没有中毒。”
喂,反正我也要死了,你陪我说会话吧。虽
然我很讨厌你。”
羽萱萱思考了一会,选择听她的故事,羽萱
萱也并不是这么残忍的人。她好歹也是个医生。
反正红涩一定会死。

黎柯笙与安琪迟迟没有说话。
因为他们不知道要说什么。
“那个! "
两人的声音又重复在了一起。
安琪与黎柯笙下意识地闭上嘴巴,又陷入了
尴尬。
虽然两人一见面就有好感,但是两人都是敌方阵营并且才刚刚见面的而已……
这不尴尬才怪呢!
“黎柯笙是与我第一次见面吧? ”
“唉? ”也不知是走神还是没有反应过来,黎
柯笙愣了好久,嘴里念了几句话,才小心翼
翼地说了一句:“……是呀。”
“那为什么我总是觉得看见过你啊? ”
直白的回答向黎柯笙直冲而来,并在砸脸上
无法呼吸,准确来说,没有这么严重,感觉
心里压了块石头一样,难以呼吸。
“安琪,我想问你件事……”黎柯笙明明是
想要转移话题的,但他瞥向安琪时,却刚好
撞上她那双眼睛。
他看见了红色。

安琪见黎柯笙愣在原地,没有任何反应就在
他面前挥了挥手,见黎柯笙没有反应,叹了
口气,走到他的面前,抬起脚,踩了下去。
黎柯笙感觉到自己的脚传来一阵疼痛,立马
回过神来,退后几步,摸了摸自己的
脚:“嘶……安琪,你在干什么? ”
“我看你走神,让你回回神。”
安琪故意吐了吐舌头,可能是被自己像小孩
子一样的举动逗笑了,大笑了起来。
黎柯笙本来以为安琪是在笑自己,但过了
会,也被安琪的笑声所感染,也笑了起来。

“安琪,谢谢你可以陪我,我好久都没有笑得
那么开心了。”黎柯笙坐在台阶上,发出了内
心最大的感慨,安琪也点了点头,同意黎柯
笙的想法。
开心到让人无法忘记。“好了,我要去找红姐
了,她还没有过来,这一次见面还得感谢她
呢,我走了。”
黎柯笙站起来,刚踏出一步,就掏出刃,猛
的一转身,尘沙随着脚的挪动而飘飞,安琪
以为自己要被黎柯笙杀死,认命的闭上眼。
刀刃撞击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安琪没有感觉
到任何疼痛,迅速反应过来后面有人,睁开
眼睛,借着台阶,向后跃去,定睛时,黎柯
笙接下了眼前女子的一刀,并平安地躲开。
“不是我方人员。 ”安琪嘀咕一句,本想问
黎柯笙是什么情况,刚出口第一句话,就被
黎柯笙打断:“白?你怎么来了?你来的话,
那家伙也来了吧? ”
“长官马上就到,也请不要称长官为‘那家
伙’,你不配怎么称他。叛徒。”
黎柯笙冷笑一声,走到安琪面前,右手护住
安琪的身体,嘴上说着与自己动作完全相反
的话:“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
“视线无处不在,更何况我们可以猜到这里。”
黎柯笙与安琪靠的太近了,导致安琪都可以
清楚地听见黎柯笙说了一声“大意了”。安琪
也明白黎柯笙自己都不知道会有这么一出,安心地放下了心来。
小白的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安琪见黎柯笙眉
头一皱,随后黎柯笙把身体挡在安琪的面
前,右手护着安琪的背,左脚已经迈出,准
备随时的攻击。
“这就是黎柯笙的长官了吧。“安琪想着。身
着黑白色男子缓缓走了出来,嘴上露出一丝
邪笑,小白向旁边退开一步,小小鞠躬一
下,表示自己的恭敬。
安琪见到杰克的真身时,扯了扯黎柯笙的衣
服。黎柯笙回过头,安琪把内心最大的想法
告诉了黎柯笙:“你们长官每天绑辫子是要多
久啊? ”
黎柯笙听到这个问题笑出了声来,准确来说这是黎柯笙很早以前就想问的了,但他没有想到安琪会这么耿直。他知道在这种场合下做这种事很容易出事,但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杰克没有听见两人的讨论,看见黎柯笙在那里莫名其妙地笑,杰克以为黎柯笙瞧不起他,就不耐烦地扔出一把刀。黎柯笙没有反应过来,而那把刀已经划开了自己脸,流下了刚才的代价。
“喂,在战斗的时候不正经,你可是会输得一
塌糊涂的哦。黎柯笙……”
黎柯笙知道,眼前的人怒了。

红涩转头望向黎柯笙奔跑的方向,回头看见
蹲在自己面前的羽萱萱,羽萱萱想要杀了眼
前的人,但她还是选择了听她的遗言。
“黎柯笙对我来讲,是个很重要的人,甚至可
以说是家人……”

红涩从前是个寂寞的人。
她是第一批进入阵营的杀手,初入阵营的
她,在死亡中挣扎,也是最后存活下来的幸运女孩。
红涩在窒息的视线与话语中脱颖而出,成为
了最年轻的杀手。
当时她只有17岁。
红涩遇到了黎柯笙,黎柯笙刚进来的时候就
给红涩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后屡次与他做搭
档,也做出感情了,红涩也慢慢接触黎柯笙。
黎柯笙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他总是会在危机
时刻想出很多办法,但永远都会让红涩先离开, 自己完成。报告长官的时候,他永远都会
把红涩说进去,但红涩心里明白, 自己其实
后期并没有帮助黎柯笙,只是去找救兵或者
背后埋伏完成补刀。
每次受伤最严重的人也是黎柯笙,但他每一次都会安慰红涩“没有关系,一点都不疼,我是杀手,这点痛算什么!”
红涩受伤的时候,黎柯笙总是会忍住自己的
痛感,先给红涩包扎,但他的包扎技术并不
好,红涩老是嫌弃他,但黎柯笙会笑笑,无
言的包到最好的程度。然后在包好自己的伤口。
红涩总是可以听见黎柯笙倒吸冷气的声音。
——明明是黎柯笙伤的严重。
红涩心里很明白,但她不知道怎么说。

红涩有一段时间喜欢上了一个人,她告诉了
黎柯笙。过了一天她就认识了她的爱慕对象,并且他们也请红涩吃了一顿饭。
红涩很惊喜,见到眼前的爱慕之人就在眼
前,谁不会开心呢?红涩与他告别不久后,
那个人就消失了,当她知道的时候,已经知
道他死亡的消息。是被当成“叛徒”被杰克杀的。
黎柯笙告诉她,那个人是因为喜欢上了敌方的人,偷偷去找了她,被杰克发现,并杀死了他。
敌方的人一旦接触就会被视为“叛徒”。红涩
记得的很清楚。
那天黎柯笙是一直陪在红涩的身旁,说了关于
他的好多事让红涩开心,也告诉红涩一定要
熬过去,他会一直在红涩身旁的。
红涩也知道了那个人是黎柯笙的朋友,以及吃饭也是黎柯笙拜托的。

红涩知道黎柯笙喜欢敌方的人的时候,很惊
喜也很惊讶。
惊喜的是他恋爱了,惊讶的是他喜欢上了敌
方的人。
红涩很犹豫,她不知道应不应该帮他,但她
说出帮黎柯笙的时候,她看见了黎柯笙的眼
睛有了光芒,也决定彻底帮他。
“这小子还是这么喜欢安琪呢……”红涩默默在心里吐槽一句,准备了她的计划。
上车时,为了躲开视线,她假装与黎柯笙交
谈,把炸弹放在了自己的脚下。
为了熟悉路线,红涩向我方的情报收集员买了路线图,而那张路线图,也是她花了巨款买来。
她瞒着黎柯笙背出了复杂的所有地方。她记住了所有的陷阱,人物以及可能会发生修改的地方。那段时间的红涩,背的头皮发麻,不知掉了多少头发,黎柯笙也发现红涩的房间有许多头发,红涩总会说:“你的眼睛可真亮,这都会发现。”黎柯笙总是笑一下。
当实战的时候,黎柯笙逃过了所有的陷阱,但自己为了保护黎柯笙中了毒液,虽然很少,但足以致命。刚好那段时间毒素发作,黎柯笙也在质疑红涩,红涩因为疼痛,只能瞪了他一
眼,向前走去。
与黎柯笙告别,一是因为知道自己活不久了,二是为了阻挡这里的杀手。明明知道不可能再见到黎柯笙了,但还是选择微笑对待。
黎柯笙是给她唯一的关照的人,就像前世与
黎柯笙在一起的时候笑着与他开玩笑什么的。

“说起来,前世真的是个很奇妙的东西。”红
涩苦笑一声,半眯的眼睛盯着地面, “我总感觉黎柯笙一直记得我,但是其实,他并不记得
我,对安琪的感情依旧还在,他还亲切地叫
我‘红姐’……本来是不想与黎柯笙混熟的,但是命运还是把我们分配在了一起……所以说,老天还真是个奇怪的……东西……”
红涩知道从前的记忆,她也知道黎柯笙陪她
度过了一段很美好的时光。

“我呢,足够了……羽萱萱,杀了我吧。”红
涩对羽萱萱笑了一下,决定结束自己的生
“你的故事很好听……我其实并不想要把你杀死,反正你也要死。你愿意被我杀死,那就满足你吧。那么……下半辈子,再见吧。”羽萱萱拿起枪,瞄准了敌人的头部。
“晚安。”

——“peng!”

黎柯笙听到了枪声,但他没有太过注意,安琪躲在他的身后,时不时也会探出头来,看看现在的状况。
气氛很僵。安琪的想法很简单,她现在必须要与黎柯笙合作,打败眼前的两个人。
“黎柯笙……”
“安琪,你快走,找你们的长官。”
“啊? ”安琪楞了一下,反应过来的时候,立
马摇头表示否定, “不行?好歹这件事也有我
的责任,我怎么可以当逃兵呢?黎柯笙……”
“快走。”黎柯笙转头与她对视一眼,扬起嘴
角,笑了笑, “你难道信不过我吗?我可是杀
手,而你是一个情报收集员,快去吧,安
琪,我绝对不会死的! ”
安琪其实是不想要走的,但她还是选择离
开,好歹这里是她的阵营,并且自己留在这
里,也只能当个累赘。
安琪拍了拍黎柯笙的肩膀,说了一句的“等
我”,就向后跑去。
背影在黑夜里渐渐消失,灯光已经无法照耀
她的背影了……

“黎柯笙,你知道你的前世吧? ”
杰克见安琪彻底消失在了黑夜里,对黎柯笙
问出了心里最大的疑惑。
“对,遇到安琪的时候就想起来蛮多的了,不
然为什么我头还疼呢? ”
黎柯笙至今都无法忘记记忆冲进他脑中那一
瞬间的疼痛,那是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
“那你知道红涩也有前世记忆吗? ”
“这个我并不知道,但是,红姐是我的同伴,
我也信任她。”黎柯笙抬起头,伸出手,望了
望天上,笑了一下。低头时,杰克已经接过
小白手里的刃,那刃已经瞄准他的头部,已
经发出了危险信号。
黎柯笙并不惊慌,直直冲向杰克,刀刃的摩
擦声在折磨自己的耳朵,杰克嘲笑一声,讽刺一句: “你原来这么弱啊。”
杰克抬起了自己的右脚,向黎柯笙的腰部踢去。
黎柯笙想要抓住杰克这只脚,再借助身高的差距,应该是可以把杰克甩出去。
杰克想到了他的想法。杰克得知黎柯笙的注意全都在自己右脚上,左脚却并无关注,把右脚放下,把左脚抬起。
黎柯笙见右脚放下时,立马知道自己的想法被识破了,刚想关注左脚的那一瞬间,他的腰部传来一阵剧痛,黎柯笙咳嗽一声,便被杰克踢向远处。
杰克怕黎柯笙起来,就向他的背部射了一枚子弹。
黎柯笙倒在地上,捂住自己的腰部,他看见从自己的身体里流出了红色,选择闭上眼睛,以免自己产生反胃。
杰克走过去,蹲下来,拽住黎柯笙的头发
迫使他抬起头来,睁开眼睛。
“黎柯笙,我问你一个问题。你现在,喜欢这个职业吗?因为我总感觉你的实力,比从前弱了一万倍。”
“杰克……”黎柯笙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真的,很讨厌杀手这个职业……”

黎柯笙是孩子的时候,就看不见颜色了。
他的世界只有黑白。
黎柯笙也会觉得自己是个废物。
母亲因为这件事不知哭了几天几夜,而父亲
也是闷声抽烟。
儿时的黎柯笙总会拽着母亲的衣角,问母亲: “自己也可以看见你们眼中的世界吗? ”母亲的回答只有抱住黎柯笙,大哭着,没有给他一个回答。
最后黎柯笙索性不问这个问题了。

黎柯笙除了黑白以外的东西,只能看见红色。
所以他最喜欢的颜色就是红色。
黎柯笙说到红色的时候,母亲也总是会很开心,喋喋不休地说着关于红色的东西。旁边的父亲也会放下报纸,盯着自己的儿子,偶尔还会插几句话,逗得三个人一起大笑。黎柯笙觉得这个时候,才是家的感觉。
搜捕杀手的时候,父亲被抓走了,黎柯笙也
被抓走,他还记得母亲为了留住黎柯笙被军
官揍的情景。
自己的母亲被几个大汉踩在脚底下,吃力地
伸出手,大喊着自己的名字,地上的血迹漫
到了自己的脚下。
他看到了红色,是母亲没有对他讲过的红色。这种红色是从母亲身上流下来的,是自己亲人身上流下来的。黎柯笙感觉到了恶心。

黎柯笙还是被拖到了杀手阵营中。
不同年龄段的人站立在一起,从那时起,黎
柯笙总是看见了红色。反胃的感觉总是出现。

父亲在战争中被杀了。黎柯笙活了下来。
黎柯笙握住红色的刀刃,摊开了自己满是红
色的双手。
他大笑起来,看着几乎没有多少幸存者的废墟,眼泪从眼中流了下来,他捂住眼睛,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的狼狈样子,但眼泪止不住的从指缝中滴到地面,笑声变成了抽泣声。
想要红色全部消失。
黎柯笙从那个时候崩溃了,当时只有12岁。

黎柯笙见到红涩的时候,他几乎看见了一个
有颜色的人。
红涩的身上几乎全是红色,头发,眼睛。黎
柯笙是第一次与别人这么近。
虽然是有反胃的感觉,但更多的是新鲜感。
因为他没有交过朋友。
黎柯笙也选择靠近红涩,并与她成为了朋友。
他选择温柔,因为他不想让唯一信任的人离开自己。

黎柯笙不想要认输。
他使劲全身力气,用头狠狠地撞了一下杰克的头,杰克并没有想到黎柯笙会这么做,他被疼痛暂时失去了意识,黎柯笙咬牙,他从口腔感觉到了伸出舌头,他也看见了红色 但他没有注意。
——他想要活下来,与安琪在一起!
他掏出自己身上唯一的枪,由于眼镜被打掉了,只好随便在杰克身上瞄准一个位置。
杰克的手臂被射中了,当黎柯笙看见了自己人生中可以见到的第三种颜色时,扬起嘴角,满足地倒在了地上。
他失血已经很多了。
杰克骂了一句脏话,左手拿起枪已经决定给黎柯笙最后一击。
枪声从杰克背后响起。杰克瞟见自己的左手也流出了血液,就明白安琪回来了。
“不许动!杰克!我的阵营里!你不准给我瞎
bb! ”安琪的长官大喊一声,发出了警告,
杰克也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只能认命的抬
起自己的双手。
安琪从一群人中跑出来,向黎柯笙跑去。
黎柯笙已经不能再说话了,失血过多的他见
安琪跑来,也只能微笑回复。
羽萱萱走过来,拿出绷带,想要给黎柯笙包
扎,但黎柯笙选择了拒绝——
我也活不久了,让我睡一觉吧。
安琪见到黎柯笙如此痛苦,不知道对黎柯笙说什么,只憋出了5个字: “晚安,黎柯笙。”
黎柯笙盯着她的眼睛,眼泪从那双红色的眼
睛中流出,星点的光芒闪耀着,为黎柯笙铺好了去往彼岸的路。
黎柯笙闭上了眼睛。
羽萱萱见了,安慰安琪说:“他只是睡着了,去陪红涩罢了。”

杰克过了几天就逃走了。
是白打破了所有的机关,密码,以及警卫。
损失惨重。

安琪成了杀手。
她今年只有17岁。
当有人问她为什么从情报收集员变成杀手的
时候,她总是没有回答。
因为她的内心很清楚-
为了再一次遇到黎柯笙,一定要学会在这个
世界活下去。
自己都保护不了,还怎么去遇到自己的爱

【完】

不@老师惹,自己觉得质量没有【上】好。

嘿,那边的杀手,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上)

·战争梗。题目乱取不要建议

·cp:眼睛组

·杀手黎×情报收集员安 长官杰×秘书白 杀手助攻红 军医杀手羽

·其实是“蒙心”的后续/小声

·我写的真的很差,我还是很爱超爱“无规则”的!只是现实生活太忙了而已。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下,很佛系/躺

·杀手什么的完全不知道,不要吐槽就好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

Go→

“黎柯笙,你有一个新的任务。”

“什么?”黎柯笙向前走去,前面的长官则递给他了一张纸。

杰克指了指左上方的照片,特意地用手指点了一下她的眼睛,对杀手发布了任务:“安琪。她对方的调查员,好多情报被她夺走,导致我们上一场战争的惨淡成绩。她实在是太碍事了,我命令你去把她去杀了,你不是喜欢红色吗?怎么样?这双红眼睛,很漂亮吧。”

不知是杰克故意的还是自己的缘故,黎柯笙觉得他特意把“红色”这个词念得特别重。黎柯笙拿起这张信息表,点了点头,把信息表折了起来,放入口袋。走到门前时,杰克又插了一句话:“这一次红涩也会帮你的,所以一定要灭了她。”

黎柯笙愣了一下,手落在把手上,久久没有反应。不知过了多久他,轻点回应,走了出去。

杰克看不见他的表情,但他觉得此时黎柯笙的表情绝对是他没有见过的,令人惊喜的。

“杰克长官,你决定让黎柯笙去杀了她吗?你不怕他叛变吗?”等黎柯笙走后,旁边整理书架的白不禁问了一句。

“放心啦,我就是想看一下他,爱情与事业,他会选择那个。”杰克扭头看向白,回复到。

白得到答案之后也没有多言,继续做自己的事。

“你的意思是说,你下不去手?”

两人坐在外面的长椅上,黎柯笙无言的地啃着手中的面包,而旁边的红涩观察着黎柯笙的反应,好吧,的确,黎柯笙的反应已经很明显了——头上那许久不见的汗水,这就是他是最好的紧张之处。

红涩知道,眼前的这个人不知已经杀了多少的人,不知听了多少声的哀求与甜言蜜语,黎柯笙一直都是冷淡到没有表情的杀掉了一切的人。红涩没有想到,他现在居然为了一个女人在犹豫不决,这不是一个笑话吗?

“红姐。”黎柯笙发出声音时,红涩很明显感觉到他的声音在颤抖,虽然幅度不大,但是是在微微的颤抖,“我可以拒绝这一次的任务吗?我不想杀了安琪......”

红涩叹了口气,把手搭在黎柯笙的肩膀上,后拍了几下,表示不可以。

“杀手接到任务之后,是不可以反悔的。”

黎柯笙遇到安琪是一次偶遇,而且是一次很奇怪的偶遇。

安琪也只是路过去调查任务的时候,刚好遇到完成任务准备离开的黎柯笙。旁边的血迹与堆积的人就表明黎柯笙做了什么。两人对视了一秒,黎柯笙见情况不对,抽出刀刃,向安琪跑去。安琪感觉不对,刚想跑时,就被黎柯笙抓住,迫不得已与黎柯笙面对面。

“你是谁?”

“安琪。”

“年龄。”

“15.”

“阵营。”

“x阵营。”

“身份。”

“情报收集员。”

没有感情的问题中,那强迫感让安琪更想要逃脱,但眼前的人是杀手,力气远远比过她,别说逃脱,动弹都不可以。

本以为要死在黎柯笙手中时,眼前的人发出一声惊叹:“我们是不是……”

安琪趁他说话的时候,猛踩了一下他的脚,可能走神的缘故,黎柯笙感到脚下的疼痛,向后退了几步,安琪见他走开,掏出放在背后的刀,望着黎柯笙。

“红色的眼睛?”

记忆突然的闪过,黎柯笙咬了咬牙,捧住头,明明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但内心告诉他这样子会暴露自己的弱点的。

而杀手是不可以暴露自己的弱点的。

硬扛着,选择了撤退。

安琪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也没有向指挥官报告黎柯笙的事,只是说了“死了人,不知道杀手是谁”罢了。

“你对她一见钟情了?”红涩不敢相信地连问黎柯笙,黎柯笙不知点了多少次头,红涩才相信他。

不会吧……

红涩叹了口气,虽然把黎柯笙当成弟弟看待,其实自己也很赞成这两个人的恋爱,那就这样吧!

“黎柯笙……”

黎柯笙抬起头时,他看见红涩站在他的眼前,那嘴角淡淡的笑映入了黎柯笙的眼睛,耳畔传来了声音“走吧,黎柯笙,我帮你。即使你红姐死,我也要帮你。”

黎柯笙的眼睛第一次有了光芒。

安琪失眠了。

她躺在床上,想起与黎柯笙见面的景象。

与黎柯笙分开之后,为了更了解那个准备杀她的男孩,安琪特意向她的长官问起这个男生。

安琪的长官很给力,他让安琪进入情报室去找这个男生的信息。

安琪在微弱的灯光下,找到了黎柯笙的档案。

“黎柯笙,职业杀手。”

简单的几个字,在安琪脑中刻下了印象。

黎柯笙没有说完的话让她觉得浑身上下的不适,内心想过无数可以拼接的词语,但没有一个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安琪恨不得回到那个时候,听黎柯笙讲完这句话

所以现在安琪无法入眠。

“杰克长官,怎么说?”小白坐在他的旁边,看着杰克紧盯眼前的屏幕。

黎柯笙与红涩已经出发,坐在车上聊着什么,但这只是监控,并不能听见他们再聊什么。

“小白,如果黎柯笙叛变怎么办?”

杰克突如其来的问题也让小白反应了很久,她低头思考了一会,回答:“杀了?”

“不。”杰克摇了摇头,露出一丝邪笑,“放了他,然后,我倒是要看看 这家伙会怎么做。”

没有粗暴的想法,杰克知道,这两个人本来就不一般。

“我听长官的。”白就说了这么几句话,杰克转头扬了扬嘴角,挥挥手:“算了算了,小白不懂也没关系啦。”

杰克转头,继续看着屏幕,白笑了笑,嘟囔一句:“真是的。”就没有说话了。

“红姐,你有办法?”

“对,我有。”

“但你也知道,我们不可能躲开阵营的视线。”

“视线那就让它去死吧!”

“红姐,没开……”

“开玩笑?不可能,我就TM要给这破视线来个痛快!”

“你打算?”

“黎柯笙,你听着,我数三秒时,你就下车。一定要听清楚,不然,死了可是你的事,那女孩见不到,也是你的事。”

“哈?”黎柯笙还没有搞清楚情况,红涩的一个漂移让他打回现实,红涩向目的地另一个方向开去,准确来说,是向杰克的监视仪冲来。

杰克见两人向它奔来,本想让监视仪后退,但红涩冲来时的动作让他停止了这个想法。

“3”

——黎柯笙听见红姐的命令,抓住开门的把手。

“2”

——黎柯笙打开大门,红涩也是如此,准备下车。

“1”

——黎柯笙与红涩跳下车,红姐右脚狠狠地踩了一下油门,车子的动作没有停止,反而加快。

“0”

红涩与黎柯笙听见一声爆炸声从车上发了出来。

黎柯笙与红涩被气流吹到远处,红涩眼疾手快地抓住黎柯笙的衣服,向旁边的小巷跳去。

屏幕也随之变成了马赛克,杰克饶有趣味地笑了笑,向后仰去,伸了个懒腰,走出椅子,向外走去。

“那个,长官,你……”

“晚上了,你还不睡觉吗?明天再看吧。”

安琪决定出去。

她下了床,披上衣服,穿好靴子,打开窗户,从窗外跳下,并完美落到地上。

好歹这里是一楼。

安琪思考了一下,选择回到与黎柯笙相遇的地方。

她希望老天可以保佑她在见黎柯笙一面。

黎柯笙绝对没有想到红涩是一个这么厉害的人。

当他看见红涩带他躲过所有的机关,熟练到不能在熟练的动作使他产生了怀疑。

“红姐,你怎么可以这么熟悉这里?你来过吗?”

疑问声从黎柯笙嘴里吐出,红涩瞪了一眼黎柯笙,随后没有回答。

走出这里就是敌方阵营了。

黎柯笙走过了最可怕的巷子,并且毫发无伤。

陷阱无处不在,到处都是坑,一旦走入就无法返回的恐怖之地。黎柯笙都没有把握自己进去还可以回来的巷子,红涩带他出来了?

“黎柯笙,发什么呆,走吧,去你与那小女孩相遇的地方吧。”

黎柯笙这才反应过来,他向前跑了几步,但转头发现红涩定在原地,喊了一句:“红姐,怎么了?”

“你先走,我会来的。”

红涩侧头回了一句,黎柯笙依旧存有疑惑,但还是决定先去与安琪见面。

黎柯笙远去了,红涩才舒了口气,掏出手枪,举向前面,冰冷的语气似乎与刚才不是同一个人:“羽萱萱,你躲在那里,当我没看见吗?”

“哎?是吗。”

一把飞针向红涩冲开,红涩一个侧身躲开了这些毒液,随后讽刺了一句“没想到敌方是这么迎接我”。

“别急,还有更多的‘迎接方式’呢~红涩杀手。”

黎柯笙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他看见了一个人影,立马冲了上去,掏出刀,向她刺去,安琪听到背后有声音,转身想要阻止眼前的人。

黎柯笙与安琪是同一时间发现对方的身份的。

安琪吃惊地想要喊出对方的名字,由于黎柯笙没有控制住他的力量,拼命地想要停止自己的脚步,但身子却不听使唤地向前撞去。

安琪预知到了自己有危险,向后跳了一下,侧了个身,而黎柯笙用的力气太大,跌在地上。

安琪“噗嗤”一笑,他没有想到如此高强的杀手竟有如此出丑的瞬间。

黎柯笙见眼前的女生笑得如此灿烂,心里不知哪里蹦出的快乐,他也不禁与安琪一起笑了起来。

“黎柯笙,要起来吗?”

安琪伸出手,对眼前的黎柯笙问道。黎柯笙抓住她的手,慢慢站了起来。

“小女孩的手原来是这么小的吗?”

黎柯笙就这么想着,但脑中蹦出来与上次与安琪没有讲完的话,迅速开口。

“那个……黎柯笙(安琪)我有话……”

两人是同时说出一样的话的。

“你先说吧,女士优先。”

“你先说,你的事应该比较重要。”

“不不,你先。”

“那么……我说了?”安琪指了指自己,说出了自己心底的疑问。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黎柯笙听了之后,愣在原地,看着眼前认真的安琪,咽了口口水,说出了令安琪也震惊的话。

傍晚的声音很静,黎柯笙的声音也格外明显。

——“我也想说这一句话。”

(未完待续)

不@惹,怕打扰劳斯!尽量快点出下!

蒙心

注意:

cp:眼睛组

有ooc!

到后面就随便乱写了,文笔是小学生文笔。

人物是可爱美丽动人的安琪老师的!我爱安琪老师一辈子!

就这样。开始吧。

——

 奔跑。

 拼命的奔跑。 

安琪喘着粗气,但是一直都没停下来,眼前的人也跑着,在安琪眼中慢慢消失。 


“安琪,假如有一天,我死了,你会怎么样?”  

眼前的男生回头看着安琪,问道。

 不知是哪里来的风,吹乱了两人之间的发丝,缘分也被风打乱在这个世界之中,碎裂,消失......

“我等你。”

——哎?“

我永远会等你,你对我来讲,是特殊的。”安琪闭上眼,抚了抚自己的黑发,随后给男生一个笑脸。

那张笑脸对他来讲不知有多么的珍贵。两个人面对这个世界,相遇,熟知,约定.......两人不仅是默契十足的搭档,更是最亲热的朋友,一个笑脸,一个眼神,就给对方不一样的感觉,甚至知道对方在想什么,想要做什么。

当他看见安琪的微笑,心里一震,不知哪里来的暖流,流进了他那颗为她而生的心。心里更是坚固起一层信念。

——【为她而活。】

“是吗?那你可不要失望了?”回笑一声,两人便又向前出发。


“黎柯笙!”安琪追在他的身后,但黎柯笙似乎没有听见,继续向前走着。

安琪伸出右手,加快步伐,抱着她那美好的梦想,想要再一次回到过去,但眼前的所有一切都告诉她——不可能了。

黎柯笙不知什么时候停下来,他可能是累了,站立在安琪的面前,背对着她。安琪也被黎柯笙突如其来的动作给震了一下,立马停下奔跑的脚步,扶膝,喘气,盯着黎柯笙的下一个动作。“你为什么来了?”

“哈?”安琪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抬头望着眼前那个比她高一个头甚至还要多的男生,擦了擦嘴,回应道,“我.......为什么追来?你在搞笑吗?绝对吧?我......我们是搭档呀,我们在这个世界里一起......合作,努力,克服了多少困难,你不知道吗?你比我还要.......”

“可是这是过去呀。”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毫不留情的打掉了安琪的话,后面的声音也尴尬的收了回去,但却还是回荡在这个地方。

黎柯笙笑了笑,背对着安琪的他,想起了不知多少自己与她美好的回忆,面对突发事件,挡在安琪的面前,虽然流了不少血,但是看着安琪为了自己束手无策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来。一起信任,战斗,保护彼此,不知是多么快乐的一件事。

“可是安琪她不属于这个世界呀。”

一想到这件事情,就会浑身不安,甚至深夜的时候,还要开眼看看安琪有没有离开。

我害怕安琪会离开我的身边,我怕失去安琪的自己会不安,我恐惧没有安琪的自己会变成一个废物。

我喜欢她呀。

安琪她不知道呀。每次看见安琪,就想起自己小时候犯下的罪恶,最好笑的是安琪看我走神问我话时,我居然哭了出来,搞得安琪都手忙脚乱的问我到底怎么了。

我到底怎么了?

我被你带入了深海里了呀,那个叫做“你”的深海。

“安琪,你要走了吗?”黎柯笙问安琪。

安琪点了点头,回答:“对呀,我在现实还有朋友呢,虽然跟你在一起很快乐,但是,我还有属于自己的生活,黎柯笙也一起回去吧,怎么样?”

安琪伸出手,但黎柯笙看不见。

安琪的手酸了,她放了下来,但是就在她放下来的时候,黎柯笙转过身来,抱住了安琪。

安琪感觉到一股力量压在了她的肩上,有一股不适应的感觉,但没有把黎柯笙推开,而是伸出手,搂住了黎柯笙的身子。

她听见到了黎柯笙的抽泣声,才明白黎柯笙为什么要跑。他是不舍得我。黎柯笙的眼泪落在了安琪的衣服上,把她搂的越来越紧。安琪闭眼,感受着黎柯笙的痛苦,以及让他发泄着自己的悲伤。

我也不舍得呀,保护自己,向忠犬一样保护着自己,受伤的时候摆摆手说没问题,别担心,后回一个笑脸给我。

永远挡在我的面前,不让我接触这个世界的罪恶。

他太好了,好到我都不知道怎么回馈他。

谁知道我喜欢他呢,告诉他,他一定会离开我的吧。

但那个叫“爱”的东西,不知从什么时候膨胀,甚至压的人不能呼吸。

偷偷看他,见他的眼神向我地方瞟的时候,立马收回眼神,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即使被看见了,黎柯笙也给我一个笑脸——一个可以融化世界的笑脸。

太美了,美到都没有办法呼吸。


“我走了。”安琪跟旁边的黎柯笙说了一句,后跑到回到世界的大门前,望着黎柯笙。

——【要走了,就说出那句话吧。】

——(安琪都要走了,要么我还是说吧)

——【反正表达心意了,就可以更快乐的走了吧。】

——(被她讨厌也好,只要表达心意就好)

——【安琪(黎柯笙),你可以的。】

两人闭上眼睛,深呼一口气,对自己点了点头,张嘴大喊一声:“【黎柯笙】(安琪)!我.......”

安琪背后的门不知什么时候打开的,一股力量把安琪吸入到了里面。安琪挣扎着,伸手想要抓住在向她冲来黎柯笙,但是只是徒劳无功。

那句未完的话被吹散在风中,跪在地上的黎柯笙,也接受了这个现实——安琪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黎柯笙把本想抓住安琪的手压在地上,眼泪滚落在地上,右手捂住眼睛,但那抽泣声并没有给他争气,哭声从他嘴中吐出,说不出一句话来。

——【对不起,我真的很没用】


我喜欢安琪老师一辈子!祝安琪老师越来越好!

不要脸的 @不安琪 一下,希望老师喜欢,我会一直支持您的,以及为无规则世界投喂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