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atart

叫猫舌,请多指教!喜欢音速猴,年更的老年人!闭关修炼中!想要给大家带来更好的作品!感写你的喜欢!

嘿,那边的杀手,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上)

·战争梗。题目乱取不要建议

·cp:眼睛组

·杀手黎×情报收集员安 长官杰×秘书白 杀手助攻红 军医杀手羽

·其实是“蒙心”的后续/小声

·我写的真的很差,我还是很爱超爱“无规则”的!只是现实生活太忙了而已。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下,很佛系/躺

·杀手什么的完全不知道,不要吐槽就好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

Go→

“黎柯笙,你有一个新的任务。”

“什么?”黎柯笙向前走去,前面的长官则递给他了一张纸。

杰克指了指左上方的照片,特意地用手指点了一下她的眼睛,对杀手发布了任务:“安琪。她对方的调查员,好多情报被她夺走,导致我们上一场战争的惨淡成绩。她实在是太碍事了,我命令你去把她去杀了,你不是喜欢红色吗?怎么样?这双红眼睛,很漂亮吧。”

不知是杰克故意的还是自己的缘故,黎柯笙觉得他特意把“红色”这个词念得特别重。黎柯笙拿起这张信息表,点了点头,把信息表折了起来,放入口袋。走到门前时,杰克又插了一句话:“这一次红涩也会帮你的,所以一定要灭了她。”

黎柯笙愣了一下,手落在把手上,久久没有反应。不知过了多久他,轻点回应,走了出去。

杰克看不见他的表情,但他觉得此时黎柯笙的表情绝对是他没有见过的,令人惊喜的。

“杰克长官,你决定让黎柯笙去杀了她吗?你不怕他叛变吗?”等黎柯笙走后,旁边整理书架的白不禁问了一句。

“放心啦,我就是想看一下他,爱情与事业,他会选择那个。”杰克扭头看向白,回复到。

白得到答案之后也没有多言,继续做自己的事。

“你的意思是说,你下不去手?”

两人坐在外面的长椅上,黎柯笙无言的地啃着手中的面包,而旁边的红涩观察着黎柯笙的反应,好吧,的确,黎柯笙的反应已经很明显了——头上那许久不见的汗水,这就是他是最好的紧张之处。

红涩知道,眼前的这个人不知已经杀了多少的人,不知听了多少声的哀求与甜言蜜语,黎柯笙一直都是冷淡到没有表情的杀掉了一切的人。红涩没有想到,他现在居然为了一个女人在犹豫不决,这不是一个笑话吗?

“红姐。”黎柯笙发出声音时,红涩很明显感觉到他的声音在颤抖,虽然幅度不大,但是是在微微的颤抖,“我可以拒绝这一次的任务吗?我不想杀了安琪......”

红涩叹了口气,把手搭在黎柯笙的肩膀上,后拍了几下,表示不可以。

“杀手接到任务之后,是不可以反悔的。”

黎柯笙遇到安琪是一次偶遇,而且是一次很奇怪的偶遇。

安琪也只是路过去调查任务的时候,刚好遇到完成任务准备离开的黎柯笙。旁边的血迹与堆积的人就表明黎柯笙做了什么。两人对视了一秒,黎柯笙见情况不对,抽出刀刃,向安琪跑去。安琪感觉不对,刚想跑时,就被黎柯笙抓住,迫不得已与黎柯笙面对面。

“你是谁?”

“安琪。”

“年龄。”

“15.”

“阵营。”

“x阵营。”

“身份。”

“情报收集员。”

没有感情的问题中,那强迫感让安琪更想要逃脱,但眼前的人是杀手,力气远远比过她,别说逃脱,动弹都不可以。

本以为要死在黎柯笙手中时,眼前的人发出一声惊叹:“我们是不是……”

安琪趁他说话的时候,猛踩了一下他的脚,可能走神的缘故,黎柯笙感到脚下的疼痛,向后退了几步,安琪见他走开,掏出放在背后的刀,望着黎柯笙。

“红色的眼睛?”

记忆突然的闪过,黎柯笙咬了咬牙,捧住头,明明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但内心告诉他这样子会暴露自己的弱点的。

而杀手是不可以暴露自己的弱点的。

硬扛着,选择了撤退。

安琪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也没有向指挥官报告黎柯笙的事,只是说了“死了人,不知道杀手是谁”罢了。

“你对她一见钟情了?”红涩不敢相信地连问黎柯笙,黎柯笙不知点了多少次头,红涩才相信他。

不会吧……

红涩叹了口气,虽然把黎柯笙当成弟弟看待,其实自己也很赞成这两个人的恋爱,那就这样吧!

“黎柯笙……”

黎柯笙抬起头时,他看见红涩站在他的眼前,那嘴角淡淡的笑映入了黎柯笙的眼睛,耳畔传来了声音“走吧,黎柯笙,我帮你。即使你红姐死,我也要帮你。”

黎柯笙的眼睛第一次有了光芒。

安琪失眠了。

她躺在床上,想起与黎柯笙见面的景象。

与黎柯笙分开之后,为了更了解那个准备杀她的男孩,安琪特意向她的长官问起这个男生。

安琪的长官很给力,他让安琪进入情报室去找这个男生的信息。

安琪在微弱的灯光下,找到了黎柯笙的档案。

“黎柯笙,职业杀手。”

简单的几个字,在安琪脑中刻下了印象。

黎柯笙没有说完的话让她觉得浑身上下的不适,内心想过无数可以拼接的词语,但没有一个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安琪恨不得回到那个时候,听黎柯笙讲完这句话

所以现在安琪无法入眠。

“杰克长官,怎么说?”小白坐在他的旁边,看着杰克紧盯眼前的屏幕。

黎柯笙与红涩已经出发,坐在车上聊着什么,但这只是监控,并不能听见他们再聊什么。

“小白,如果黎柯笙叛变怎么办?”

杰克突如其来的问题也让小白反应了很久,她低头思考了一会,回答:“杀了?”

“不。”杰克摇了摇头,露出一丝邪笑,“放了他,然后,我倒是要看看 这家伙会怎么做。”

没有粗暴的想法,杰克知道,这两个人本来就不一般。

“我听长官的。”白就说了这么几句话,杰克转头扬了扬嘴角,挥挥手:“算了算了,小白不懂也没关系啦。”

杰克转头,继续看着屏幕,白笑了笑,嘟囔一句:“真是的。”就没有说话了。

“红姐,你有办法?”

“对,我有。”

“但你也知道,我们不可能躲开阵营的视线。”

“视线那就让它去死吧!”

“红姐,没开……”

“开玩笑?不可能,我就TM要给这破视线来个痛快!”

“你打算?”

“黎柯笙,你听着,我数三秒时,你就下车。一定要听清楚,不然,死了可是你的事,那女孩见不到,也是你的事。”

“哈?”黎柯笙还没有搞清楚情况,红涩的一个漂移让他打回现实,红涩向目的地另一个方向开去,准确来说,是向杰克的监视仪冲来。

杰克见两人向它奔来,本想让监视仪后退,但红涩冲来时的动作让他停止了这个想法。

“3”

——黎柯笙听见红姐的命令,抓住开门的把手。

“2”

——黎柯笙打开大门,红涩也是如此,准备下车。

“1”

——黎柯笙与红涩跳下车,红姐右脚狠狠地踩了一下油门,车子的动作没有停止,反而加快。

“0”

红涩与黎柯笙听见一声爆炸声从车上发了出来。

黎柯笙与红涩被气流吹到远处,红涩眼疾手快地抓住黎柯笙的衣服,向旁边的小巷跳去。

屏幕也随之变成了马赛克,杰克饶有趣味地笑了笑,向后仰去,伸了个懒腰,走出椅子,向外走去。

“那个,长官,你……”

“晚上了,你还不睡觉吗?明天再看吧。”

安琪决定出去。

她下了床,披上衣服,穿好靴子,打开窗户,从窗外跳下,并完美落到地上。

好歹这里是一楼。

安琪思考了一下,选择回到与黎柯笙相遇的地方。

她希望老天可以保佑她在见黎柯笙一面。

黎柯笙绝对没有想到红涩是一个这么厉害的人。

当他看见红涩带他躲过所有的机关,熟练到不能在熟练的动作使他产生了怀疑。

“红姐,你怎么可以这么熟悉这里?你来过吗?”

疑问声从黎柯笙嘴里吐出,红涩瞪了一眼黎柯笙,随后没有回答。

走出这里就是敌方阵营了。

黎柯笙走过了最可怕的巷子,并且毫发无伤。

陷阱无处不在,到处都是坑,一旦走入就无法返回的恐怖之地。黎柯笙都没有把握自己进去还可以回来的巷子,红涩带他出来了?

“黎柯笙,发什么呆,走吧,去你与那小女孩相遇的地方吧。”

黎柯笙这才反应过来,他向前跑了几步,但转头发现红涩定在原地,喊了一句:“红姐,怎么了?”

“你先走,我会来的。”

红涩侧头回了一句,黎柯笙依旧存有疑惑,但还是决定先去与安琪见面。

黎柯笙远去了,红涩才舒了口气,掏出手枪,举向前面,冰冷的语气似乎与刚才不是同一个人:“羽萱萱,你躲在那里,当我没看见吗?”

“哎?是吗。”

一把飞针向红涩冲开,红涩一个侧身躲开了这些毒液,随后讽刺了一句“没想到敌方是这么迎接我”。

“别急,还有更多的‘迎接方式’呢~红涩杀手。”

黎柯笙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他看见了一个人影,立马冲了上去,掏出刀,向她刺去,安琪听到背后有声音,转身想要阻止眼前的人。

黎柯笙与安琪是同一时间发现对方的身份的。

安琪吃惊地想要喊出对方的名字,由于黎柯笙没有控制住他的力量,拼命地想要停止自己的脚步,但身子却不听使唤地向前撞去。

安琪预知到了自己有危险,向后跳了一下,侧了个身,而黎柯笙用的力气太大,跌在地上。

安琪“噗嗤”一笑,他没有想到如此高强的杀手竟有如此出丑的瞬间。

黎柯笙见眼前的女生笑得如此灿烂,心里不知哪里蹦出的快乐,他也不禁与安琪一起笑了起来。

“黎柯笙,要起来吗?”

安琪伸出手,对眼前的黎柯笙问道。黎柯笙抓住她的手,慢慢站了起来。

“小女孩的手原来是这么小的吗?”

黎柯笙就这么想着,但脑中蹦出来与上次与安琪没有讲完的话,迅速开口。

“那个……黎柯笙(安琪)我有话……”

两人是同时说出一样的话的。

“你先说吧,女士优先。”

“你先说,你的事应该比较重要。”

“不不,你先。”

“那么……我说了?”安琪指了指自己,说出了自己心底的疑问。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黎柯笙听了之后,愣在原地,看着眼前认真的安琪,咽了口口水,说出了令安琪也震惊的话。

傍晚的声音很静,黎柯笙的声音也格外明显。

——“我也想说这一句话。”

(未完待续)

不@惹,怕打扰劳斯!尽量快点出下!

评论(6)

热度(9)